在线教育迎来最强监管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11-29 09:32   来源:未知
在线教育迎来最强监管

日前由教育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应急管理部三部门办公厅联合印发《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其中明确强调强化在线培训监管,并要求各省级单位按照线下培训机构管理政策,同步规范线上教育培训机构。这是在线教育领域首次明确监管权,着实给在线教育行业带来了不小的震动。一些业内人士认为,三部门新规或引发新的行业地震。
 
2018年在线教育行业寒冬或许比以往时候来得“早了一些”
 
“政府的这次举措对于在线教育行业而言,影响是巨大的。”中国教育学会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实验区办公室副主任张勇向记者表示,本次行业新规针对的是包括k12教育、全科教育等在内的在线教育全行业。
 
优秀师资稀缺、师资水平参差不齐、缺乏健全的培训机制……在线教育机构的资质和师资问题一直引人关注。《通知》中特别强调,必须将教师的姓名、照片、教师班次及教师资格证号在其网站显著位置予以公示。其中,还特别提出,线上培训机构所办学科类培训班的名称、培训内容、招生对象、进度安排、上课时间等必须在机构住所地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备案。
 
张勇向记者表示,此次三部委下发的通知有许多可取之处。
 
“在线教育企业的教师大多数是无证上岗,包括上课的时间是否在国家规定范围内,上课的内容是否规范,都是此前在线教育机构存在的问题。本次《通知》的发布,实际上是在倒逼在线教育企业和机构规范化,倒逼教育质量的提高。”张勇认为。
 
但与此同时,张勇还表示,“这个新规来得有些早了,没有给在线教育行业留足发育期。”
 
“现有的在线教育企业都还未到成熟期,该行业还在野蛮生长的阶段,大范围高强度的政策出台,对一个正在转型期的行业进行规范和要求,有可能会造成‘揠苗助长’的现象发生。”张勇表示。
 
张勇向记者解释道,现有的在线教育行业仍处于摸索期,许多企业还停留在培养客户消费习惯的阶段,“大部分在线教育企业仍处在不盈利的状态,行业规范或许来得早了一些。可能会导致相当一部分企业极速萎缩。”
 
记者注意到,由教育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应急管理部三部门办公厅联合印发的《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中,明确要求按照线下培训机构管理政策,同步规范线上教育培训机构。
 
对此,张勇表示,真正存在的问题是,线下培训机构存在时间已久,行业发展早已进入成熟稳定期,很多资质问题是亟待监管和规范的。“而在线教育行业的发育期尚未结束,现在就下大力气监管,给行业带来的未必是规范行业的好事,随之带来的极有可能是行业内众多中小企业因为资金周转不当而关停。”
 
张勇表示,现有的在线教育企业,大部分都是以预付费为主要资金流转来源;此次三部委出台教育新规以线下管理政策规范线上机构,即线上机构也同样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极容易使相当一部分的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
 
据张勇推测,文件出台执行后,将会有40%以上的在线教育企业,很可能熬不过此次资本寒冬,将面临倒闭关停。
 
同时他也表示,在线教育行业内,除了少之甚少的得到大额融资的在线教育企业外,有近70%—80%的在线教育企业只得到了2、3千万的融资,几乎市场上的在线教育机构都是依靠预付费存活。
 
“这一点从在线教育股市估值上也可以清晰地感知。”张勇表示,此次新规一发布,在线教育行业全科教育股市估值立马大幅度下降。
 
投资人:政策的频频出台是在抑制热钱对教育赛道的不良加速
 
在线教育行业自出现以来深受资本青睐,据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预计达到2810亿元,增长率为26.7%。2013年以来,在线教育市场增长率连续5年超过20%,前三年更是保持了30%以上的增长率。在线教育市场规模不断扩大,2012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为700.6亿元,2015年突破千亿大关,达1225.4亿元,2016年达到1560.2亿元。
 
从2012年开始,在线教育的融资次数逐年攀升,2015年的融资次数最多,为519次,到2016年出现回落,为428次。在线教育引起互联网巨头的重视,腾讯、百度、阿里、网易、新浪纷纷进军教育市场。
 
在融资数量方面,2016年全年有120笔,2017年升至147笔(合计资金约80亿)。从融资分布来看,最受资本青睐的分别是K12、早教、教育信息化。
 
资本寒冬的声音和北风一起袭来。不过,投资人们会在大大小小的教育行业活动中一次次分析强调,教育行业是具有弱周期性的,资本寒冬对教育行业影响有限。
 
相较于资本寒冬,今年以来,国家系列监管政策的出台才真让教育行业从业者、投资人“坐不住”。
 
从今年2月发布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到8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以下简称“送审稿”)和《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相继发布,再到11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学前教育新政”)出台,国家对校外培训监管步步趋严,几乎每次新政的出台都引发了教育行业大地震,股市随之震荡。
 
而本次三部分联合印发的《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又会给资本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和启示呢?
 
清科集团执行董事何艳向记者表示,资本投入的影响因素来自多方面,近一两年都非常紧张。“现在的市场与2017年前的募集、投资、管理、退出的大环境完全不能相提并论,教育管理政策的频频出台也是在抑制热钱对教育赛道的不良加速。”
 
但同时,何艳也表示机会与风险并存,“真正优质的教育项目会更容易识别。”
 
在何艳看来,在线教育已经经历了一波艰难的市场教育期,越来越多的用户接受了在线教育这样的模式。“在未来,线上教育是跟线下一样的,或者说在品质要求上,原本也不应该有线上线下的绝对分别。”
 
“政策对行业约束的是速度,从来不是品质,从投资方对企业的要求来看,生存才是第一位的。”何艳认为,政策是给在线教育行业划定一条底线,不达要求的企业将无法生存,而投资方则更关注企业的品质,用效果换口碑,扎实做教育的企业,才是投资方看中的。
 
何艳同时表示,不论是未来还是现在,清科集团对教育项目的要求,始终是将品质放在第一位,关注的项目首先是个“教育”项目,不论线上线下怎么结合,是哪种模式,整体不能违背教育慢工出细活的行业本质,并表示会始终坚持这个策略。
 
而就教育新规对于整个资本行业的影响,何艳认为,事情分两面,从长期看来是好事,而短期内会造成震动。
 
凛冬既已来临 春天是否会远?
 
关于未来资本的动向,何艳预测,会向一些不专注教育行业的资本方向转移,同时资本的决策速度不会很快恢复。
 
同时她表示,“各企业还是应该强化自身造血能力,因为靠融资撑估值的时代过去了。”
 
某投资机构从业分析人来泽立向记者表示,在创投行业的热门投资领域中,教育行业的热度已渐渐褪去,加之政策的紧绷,使得投资人“花钱”更加谨慎;另外在当下经济下行资本寒冬的大环境中,投资人对于行业与项目慎之又慎,确实会对教育行业的项目融资及发展受到约束,在经历过本轮资本市场的沉淀和累积,以及业界对政策的吸收和理解转变后,希望日后教育行业及资本市场迎来新的春天。
 
而在张勇看来,撇开资本的角度,在线教育的未来依旧存在。因为在线教育是教育行业的大势所趋,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于教育质量的要求会越来越高,教育走向信息化和在线教育化是必然。从长远角度来看,在线教育会继续发展。
 
他表示,在线教育行业资本原始积累阶段的野蛮生长时代即将过去,互联网从业者称霸的时代也将逐渐转化为教育者的时代。这意味着,未来不仅是教育行业的春天,也是教育者的春天。
 
张勇认为,未来在线教育至少有三个方向前景广阔,首先是内容和服务质量方面,做到高于线下,做活资源,将会有很大的发展前途;其次是创新领域,如全科规划、在线测评等是由于教育改革带来的新的增长点;最后是新型的教育模式,先积累一定的用户量,当用户量足够大时,通过服务让用户满意,利用用户进行利润转化,通过增值服务走向盈利。
 
但是同时张勇也表示,一切发展前景都是有条件的。对于新型的教育模式需要大额的资本投入,任何模式没有资金投入都将走向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