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务教育:一个都不能少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08-22 15:45   来源:未知
义务教育:一个都不能少

   2008年9月1日,中国实现城乡义务教育全部免除学杂费,受此政策惠及的有1.6亿在校学生。

  义务教育是儿童的一项权利,也是国家应尽的义务。在中国,所有适龄儿童有书可读,有学可上。中国义务教育改变的不仅是个人命运,更是一个国家的脱胎换骨,这是一件了不起的壮举!

  

  
  在云南昭通玉碗镇一所小学,207名学生坐在明朗的教室朗诵诗词。邓春梅是学校六年级学生,她的父亲不久前出了车祸,家里没有了劳动力,生活十分艰难,但她仍然能继续读书,这得益于国家免费的义务教育。校长欣慰地说:“山区学生入学率100%,国家两免一补,上学不收一分钱,贫困家庭每月补助50块钱。”义务教育今天扎根于这个遥远的西南边镇,孩子们每天从大山赶到学校,他们用功读书,憧憬着比前辈们更辉煌的明天。
  “不识字不知道大事情,旧社会不识字,糊里糊涂受人欺,睁眼的瞎子怎么能行。”著名作曲家马可创作于延安时期的秧歌剧《夫妻识字》,曾经在20世纪50年代的中国风靡一时。新中国成立之初,面对全国80%人口都是文盲的现状,毛主席进行了“四次全国性扫盲运动”,体现了“再穷也不能穷教育”的理念。公立小学承担了七成以上平民子女的教育任务,填补了私塾之外的大片空白。
  1949年到1964年,先后有一亿人摘掉了文盲的帽子,无数人的命运因此而改变。而在此之前,教育是贵族化的行为。公学的大门只向上层阶级敞开,非富即贵的学生们在这里被培养成绅士和淑女,然而,这种少而精的教育远远不能满足工业时代的需求。
  仇玉林是一位扬州市邗江区实验小学的普通小学教师,1971年投身教育工作,直到退休整整40年。他说,从乡村孩子上不起学,到9年制义务教育的全面实施、学杂费全免,改革开放让义务教育真正做到了“一个不能少”。
  一张1976届全体毕业生的合影照片,仇玉林指着照片里一个小男孩说,这个小男孩的姐姐到了入学年龄时,却没有能够来读书。当时每个孩子的学费还不到1块钱,但仍然有不少孩子上不了学。老师的收入也不高,公办教师也少,不少人是从乡村选拔来的民办教师。民办中学的老师每个月工资是24块钱,民办小学的老师工资只有21块钱。
  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的春风吹到教育界,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颁布实施,确认实施九年制义务教育。但在义务教育实行之初,当地还是有部分渔家孩子因为学费上不了学,仇玉林经常和其他老师一起,上门做家长工作。“有些家长把孩子藏在船舱里,不让老师看见,但孩子还是很想上学”。
  直到2006年,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规定:“实施义务教育,不收学费、杂费。”这意味着,从精英到大众,我国的义务教育,将成为名副其实的“义务”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