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教育职称改革的唯一“药方”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10-23 09:26   来源:未知
这不是教育职称改革的唯一“药方”

毋庸置疑,国家对教育是非常舍得资金投入的,但是,对于资金的支出不够优化,甚至不够合理。重视对学校的硬件投入,教学楼、宿舍楼、操场、实验室等各种硬件设备越来越现代化、高科技。在农村,生源越来越少,但各个学校的教学楼和餐厅却越盖越气派。而对于教师的投入,却增长缓慢,以至于像张景娟这样的优秀教师,教龄19年,到手工资才2600元,不得不黯然离去。教育支出不合理,无法促进教育的积极发展,还可能会破坏教育的生态环境。张景娟老师离去,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这不是教育职称改革的唯一“药方”, 但可能是最对症的药方

 

对教师投入成本过低,教师待遇不高,这不高的待遇还要与职称制度、薪级工资制度、绩效工资层层挂钩,导致教师产生了深深的职业倦怠感。为了工资高一点,就必须要评职称,评职称,就绕不开许多的条条框框、人情世故。教师很难做到平静教学,对学生也是充满功利性,表现为都想要优等生,不待见学困生,只要有荣誉证书,什么活动都要争破头的参加。长此以往,师生矛盾、家校矛盾日益显现。职称制度也好,绩效工资也罢,相关部门的初衷是希望通过各种考评,让教师多劳多得,以先进促后进的。但却演变为了各种折腾,折腾的教师已无心教学了。有识之士认为,教育是国家根基,容不得一丝折腾,优化教育投资刻不容缓。

要改变以往的方针政策,加大对教师的资金投入,继续提高教师工资,最好对教师实行年薪制。实行年薪制,就是教师工资不受各种行政考核、评价干扰。职称制度、绩效工资只是作为一种评价,对教师年薪影响不大。只有这样改革,才能让教师感受到职业尊严和荣誉感、幸福感,才能促进教师工作积极性。

这不是教育职称改革的唯一“药方”,但可能是最对症的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