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国际教育圈黑外教的“生存潜规则”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10-05 10:27   来源:未知
揭秘国际教育圈黑外教的“生存潜规则”

2018年9月26日,浙江某国际化学校曝出外籍教务长* *isenbarth在校辱骂来访前中国同事、日常辱骂食堂员工、上课使用侮辱性语言等不当行为。当事人(被辱骂中方教师)发文痛斥“似乎为他在中国赢得薪水的不是他的知识和教养,而是他金黄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

行业蛀虫频繁现身,“污点外教”部分曝光

外籍老师在中国任教,不仅需要承担起学校的语言教学、学科教学工作,更是为中西文化融合碰撞提供了机会。但以上事件却再次引发大众对于目前中国国际教育行业的深度聚焦与思考:外教素质是否过关?外教资质如何审核?学校如何聘请外教?外教行为如何约束?……

纵观目前中国国际学校行业的大环境,外教是教育行业最为稀缺的人才资源之一。无论大学、k-12国际学校、幼儿园亦或是教育培训机构,在语言教学学科或其他学科都需要聘请外教进行授课。然而,在华具有外教资格、拥有工作签证的合法外教数量稀缺,远远不能满足行业需求。供不应求的行业市场现状,滋生出庞大的“黑外教”群体。

2013年4月,在上海一所国际学校任教的一名美籍教师因涉嫌性侵至少7名儿童被捕。

2013年,曾在北京某国际学校任职的46岁英国逃犯Neil Robinson因在英国犯下儿童性侵害罪行,在逃数年后被北京警方抓获。

2013年63岁的美国外教曾两次被指控持有儿童色情作品,在南京任教期间,被中国相关部门逮捕。

2017年,Robert John Robertson 因曾在加拿大因为强奸未成年人被禁止从事教学活动而被北京一所著名私立高中辞退。

2017年11月爆出时任上海某国际学校外籍教师的James Mikkelson曾性侵多名中国学生的消息。

2018年4月9日,北京市通州法院开庭审理了北京首例伪造外教证书案,两名被告人当庭认罪,被判处八个月有期徒刑,两名“黑外教”已各自回国,涉事幼儿园被责令整改。

以上事件都暴露出国际学校行业中存在的外教素质、资质审核不到位、外教管理漏洞等诸多问题。

“黑外教”在中国的“生存模式”

北京市通州法院开庭审理了北京首例伪造外教证书案,让“黑外教”这一群体暴露在聚光灯下。

2018年4月,外专局下属中国国际人才市场国际教育部部长王雨石说根据官方统计数字,2017年中国从事教育行业的外国人已达40多万,但按照最新政策标准,合法外教数量仅占三分之一。

由于中国国际学校行业外教供不应求的现状,雇佣“黑外教”已成行业潜规则。目前大众所熟知的国际学校行业中存在的“黑外教”有如下两类:

一、无“证”上岗

根据国家部门相关规定,在华外教需满足以下条件:身体健康,无犯罪记录,年龄在18到60周岁之间,获得学士及以上学位和2年及以上的相关工作经历。从事语言教学的外教,应持有教师资格证书或国际通行的语言教学资格证书等。

按照我国国家规定,自2016年9月起,国家外国专家局启动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制度试点工作,将“外国人入境就业许可”和“外国专家来华工作许可”整合为“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因此未取得“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的外教均为无证黑外教。

目前无证“老外”摇身一变成外教,正体现出目前“黑外教”群体的资质之“黑。据新学说了解,目前在中国目前无证“黑外教”约为合法外教数量的两倍,其资质之“黑”通常有以下六种:

1.持旅游签证入境,非法上岗。

目前外国人申请中国的旅游签证最长有效期是90天。

2.持商务签证入境,非法上岗。

目前外国人申请中国的商务签证一次及二(多)次签证的入境有效期一般为3个月或6个月,签证停留期(入境后第一天算起)一般为30-60天,最多可根据申请人所提供的额外材料证明,延长为90天。(留学签例外,可签一次180天)。

3.持探亲签证入境,非法上岗。

4.先用旅游签证入境,应急上岗。

外专证的办理一般需要两到三个月时间,这段时间过后,“黑外教”再拿着办理成功的外专证进行洗白。

5.持有工作签证却故意隐瞒外教职业,以规避教育工作经历、教育相关证书检查。

6.无“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亦无相关的学历背景及证明,持旅游签证/商务签证/探亲签证上岗任教。

二、无为师德

同样,“黑外教”群体除了上述的资质问题外,在道德层面也同样有着如下黑历史:

1.在母国或其他国家犯下强奸等不良罪行,潜逃或更换身份入境中国,凭借伪造身份、学历证书等入境,在中国大学、国际化学校或语培机构任教。任教期间,骚扰学校教师、学生等。

2.已获得“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的外教,任教期间,有种族歧视行为,外教不尊重校方、同事及学生,辱骂其他外教及中方教师、在课堂授课时使用侮辱性语言、体罚学生等。

阴阳合同偷天换日,中介机构打得一手“好牌”

据知情人士爆料,在目前外教供不应求,雇佣“黑外教”已成行业潜规则的情况下,“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的办理也被一些只为获利的中介机构钻了空子。同时,目前中国国际教育市场所存在的“黑外教”除上文所述的两类之外,还有一种“更为高级的圈内生存形态”——外教的“阴阳合同”。

在一些中外合作办学的国际化学校中,国外中介机构与中国国际学校签订合作协议,承担国际学校的外教招聘职责。表面看来,并无任何不妥,既有学校委托,又有双方签订的正式委托合同,中介机构收取中介费为中国国际学校提供合格优质外教,更是双向利好。

而针对目前进行中外合作办学的学校而言,中介机构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代为招聘外教的角色了。据知情人士爆料,某些国外中介机构的触角早已触及“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的办理甚至凭借“阴阳合同”负责外教的直接发薪与管理。

知情人士告诉新学说,目前为国际学校中负责招聘外教的中介机构存在的问题有签订“阴阳合同”、招聘“黑外教”、缺少外教派遣资质、偷税、漏税等问题。根据爆料,新学说针对国外中介机构的操作流程进行了相关梳理:

制图:新学说

1.性质恶劣的“阴阳合同”

根据如上操作流程图可以看出,部分国外中介机构先与外教签订境外雇佣劳动合同,后与中国国国际化学校签订合作招聘合同,并将外教派遣到指定学校就职。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外教可能并未直接与就职的中国国际学校签订雇佣合同。因此,这些外教由负责招聘的国外中介机构直接管理,发放薪水。

入职就业后,外教的一切看似正常,但实际上中国国际学校校方对于这些外教并无直接管理权限。因此,可能会滋生出外教在中国国际学校不尊重校方、同事、学生却无人能够直接进行现场管理的情况。

同时,由于国外中介结构与外教直接签订雇佣劳动合同,发放薪水时,国外中介机构在国内并无子公司,由第三方中国实体公司以国外中介机构名义代为向中国国际学校收项目款项。随后,国外中介机构可能直接通过现金或个人交易打款方式向外教支付薪水逃避税款。

2.越界代办“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

据新学说了解,根据我国的法律法规,在国际学校行业中授课外教均需要持有“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以下为国家外专局官网出示的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办理流程图。

(适用于申请来华工作90日以下,含90日)

(适用于申请来华工作90日以上)

而“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的办理,需要由与外教签订雇佣关系的中国学校提供聘用合同或任职证明、工作资历证明、无犯罪记录证明、最高学位(学历)等相关文件。

而上述国外中介机构则会以代办名义要求签订合作协议的中国国际学校提供公章,并派遣专人代表学校人员为外教办理“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证明。其中,因为外教并非中国国际学校直接雇佣,国外中介机构代表会提供一份盖有中国国际学校公章及外教签名的虚假劳动合同,证明学校与外教之间的直接雇佣关系,完成“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的申请。

3.招聘黑外教,非法派遣

据新学说了解,招聘、雇佣合法外教,从签约到来华工作,至少需要经历4个月的时间。

知情人士告知新学说,部分国外中介机构为了满足中国国际学校的需求,可能会先行招聘只有旅游签证或访问签证的外籍人士作为外教。同时隐瞒其职业,以规避教育工作经历、教育相关证书检查。待时机成熟后,再为这些“临时外教”办理合法上岗的相关证件和手续。或在度过应急期后,改派具备合法资质的外教上岗。同时,这些国外中介机构可能并不具备“外教派遣资质”。

外专局下属中国国际人才市场国际教育部部长王雨石曾表示“事实上,国家标准应该是最低标准,猎头行业、用人单位应建立起更高的外教筛选标准。但现在是反过来的,国家标准成了最高标准,市场行为乱象丛生。”

而2018年4月北京首例伪造外教证书案的审判结果,展现出司法部门对于“黑外教”的审判标准。不难看出,国家部门对“黑外教”的整治信号。

严防黑外教,把好招聘及管理关卡

“在中国,外事无小事,外教作为外国人在华最大的群体,必然面临更严格的要求”。

反观目前行业内“黑外教”盛行的行业潜规则,其实质就是非法雇佣。因国际化学校开设国际课程、需要国际化教学等特点,“外教”成为现阶段中国国际学校发展的重要组成。面对本就“供需不平衡”的外教市场,行业“风口”的到来让国际学校在外教问题上压力倍增,外教的招聘与管理更是国际化学校需要攻克的一大难题。

对于外教聘用,政府必然将按照最新规定,进行严格执法,“黑外教”本人将被拘留、遣返,雇佣者将面临面临罚款及整治。为此,新学说认为针对外教招聘需要做好以下三步:

一、严守底线,筛选外教的来华工作签证、《外国人工作许可证》及相关教学资质证书。

二、完善外教背景调查,HR需要严格把关。

三、在不断完善法律法规的基础上,行业内增加外教审核和征信机制。

同样,管理外教则是一项更为复杂的工作。新学说认为:

一、合同是外教管理的“第一硬件”,现代契约——合同条例是人才管理的基础。

二、生活与工作协助有助于激发外教的同理心,合理的奖惩制度有益于管理外教。

三、学校管理者的话语权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外教的管理。

四、对文化差异的同理心有助于完善外教管理机制。而公平合理的管理制度能够促进中外教师的合作沟通。

此外,值得强调的是,根据行业知情人士的爆料,这些不法国外中介机构的存在和做法,无疑助长了国际学校蛀虫——“黑外教”的滋生和洗白。

在整治“黑外教”的同时,国家相关执法部门及中国国际学校行业更应该关注这些暗中操作的不法中介机构。在加强法律监管和行业监管的基础上,重锤出击,肃清中国国际教育行业风气。

如何规范中国教育行业中的外教雇佣?大概每个人心中都一个清晰的答案——严格执行国家的相关照法律法规,黑外教便无处可逃。同时,新学说作为国际学校行业媒体,将持续关注国际学校行业的发展。此外,新学说在线四库全书——人才库即将上线“黑外教库”名单,助力国际学校行业的良性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