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教育中的“中外对话”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07-03 11:00   来源:未知


本科教育中的“中外对话”

“不抓本科教育的高校不是合格的高校”……日前,由全国5.2万名教育工作者在主会场和分会场共同参加的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让高教大计、本科为本成为了与会者的一个共识。应该说,近些年来,本科教育在高校中的受重视程度正在逐步提升,但一直以来,人们都喜欢把中国本科教育与外国本科教育作比较,常常是指出中国本科教育的若干问题,再列以外国本科教育的若干经验与好的做法,以进行学习、借鉴。

诚然,中外本科教育的发展水平存在一定差距。但也应该看到,中国本科教育在近些年发展中所作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绩。本期,本报从招生入口、培养过程以及毕业出口三个方面入手,邀请中外高等教育的相关教育学者浅议中外高等教育的异同,期待读者借此能对中外本科教育的全过程有所了解。

 

刘海峰

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

 

范剑青

普林斯顿大学


 

终身教授

复旦大学大数据学院院长

 

招生入口篇

无论是近日江苏省委书记反省教育选拔失败,还是去年北京高考状元说“寒门难出贵子”,其实提及的都是入口问题。打破“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打造优质的本科教育,人才选拔方式是重要的牵引。

然而,分分必较的趋势在近年来并没有削弱,反而加强。尤其是,近年来北京乃至部分省份的高考呈现出一个趋势——高分数段考生尤其集中,分咬分。背后的原因在于考题过于简单。这使得越来越多高分数段的考生不得不转向自主招生,以期获得加分,在竞争中更有优势。

名牌大学竞争激烈现状难改

刘海峰

在中国国情下,不管怎么改革,大学的入口关还是很重要,还是要通过考试选拔人才比较合适。由于入学考试的存在,中学生的压力大、负担重,这是比较难以解决的问题。中学升大学,名牌大学的竞争激烈,才会有“玩命的中学”存在。采取措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但是想完全改变很难。

事实上,不只是中国,周边的日本、韩国都有类似之处。东亚国家、地区对名牌大学特别崇尚,所以,无论高考录取率有多高,名牌大学的竞争永远激烈。即便像日本这样,早就进入高中升大学全部录取的时代,但名牌大学的竞争照样激烈。

优质的本科教育主要指的是,大学里提供教育条件,从师资、校舍到教学过程,大学里把更多的资源集中到本科教育中。就入口而言,扩大名牌大学的招生比例,可以提高本科教育的质量。但很显然,名牌大学的招生比例并不是说扩大就扩大的。

这些年,教育部门在人才选拔上也进行了一系列改革探索。我们最熟知的便是自主招生。自主招生的初衷是招收有学科特长、专长,有特别潜力、所谓“怪才”的学生,而不是给分数段集中的考生增加被名牌大学录取的砝码。

近年来,有些省份出现高分数段比较集中的情况,这与高考命题有直接的关系,命题要拉开区分度,实现正态分布。

并不是所有入口上的改革,都与优质本科教育有直接的关系。比如,近年来,多个省份都在进行的合并录取批次改革,其实是为了打破人为区分的高校身份固化——人们长期形成了本一比本二好,本二比本三好的观念。对于名牌大学而言,学术声望已经在历史上逐渐形成,合并录取批次后,它们并未受其影响。

多尺度、不公布公式更能遴选优质生源

范剑青

美国高等教育在入口选拔的重要特点是,多尺度衡量,且在选拔上没有明显的公式,或不公布公式,或每年修改公式。多尺度衡量、不公布公式能够选到多样优质的生源,给社会培养各方面的不同人才,不会把学生的创造力泯灭掉。

美国高校选拔主要看四个方面。

第一,中学成绩。他们从10年级开始算起,相当于主要看高一、高二的成绩,以及中学推荐教师、任课教师的意见。中学生在相当于高一、高二这两年比较“玩命”,高三成绩基本已确定。

高校会通过一两篇短文,考查学生的性格、爱好、人生观等。学生们至少在高中之前都过得比较愉快,分数、功课的压力并不是很大,有时间做他们感兴趣的事情,而这些事情正好与升学多尺度选拔相吻合。

第二,标准考试如SAT成绩。SAT可以考多次,取其中最好成绩,避免一考定终身的现象。不同于我国,将高考作为唯一的录取标准。SAT成绩不是唯一标准,而是参考标准之一。

第三,领袖风范、课外活动能力。比如,学生是否是某协会的发起人,对社会是否表现出关爱等。

第四,某一项非常特殊专长。

的确,中国人的名校情结比西方人重,西方人选择一所大学而不选另一所大学,他可能喜欢的是这所大学的某一方面。他们通常不会以分数线论高校,很少有A高校比B高校分数高的说法。他们也看重名校,但更看重自己的专长,因为毕业之后在很大程度上更看能力,虽然名校在就业之初有一定优势,但并不是持久优势。

这些年,我国引入很多西方做法,比如大学先修课。在美国,如果中学生先修课上得多,高校会认定他是一名好学生,因此很多优秀学生选择先修课。

先修课对美国优质的本科教育是有正面影响的。一方面,在如普林斯顿这样的大学,上过先修课的学生,进入大学后的课程总量不变,而是原来在先修课中学过的初等课程可以不选,直接选择更高阶的课程,这样做让优秀学生进入大学后的台阶更高。另一方面,学生选择先修课,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表现自己与众不同,因为不优秀的学生选不好这样的课程。这也说明了在西方学生表现优秀的方式也是多方面的,而不是按统一的尺度来衡量。

培养过程篇

近年来,我国各高校都在积极探索如何培养创新型人才,而对于创新型人才的培养,一直以来也都是国外高等教育的突出特点。

由于历史文化传统和高等教育制度的不同,中外高等教育在创新型人才的培养阶段存在诸多差异。比如,虽然中外高校都以创新型人才为培养目标,但与中国高校更注重专业教育相比,国外高校更注重学生的兴趣和培养解决问题的能力;与中国高校多以闭卷考试为主相比,国外高校更加注重对学生综合能力的考核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