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教育难点为发展“支点”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06-16 11:11   来源:未知


让教育难点为发展“支点”

近日,江西省基础教育重点项目建设暨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现场推进会,在赣南老区安远县召开,江西省副省长孙菊生和11个设区市政府分管教育的领导以及一大批各级教育行政部门负责人参会。这个2014年才通高速公路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2017年高分通过了国家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督导评估认定。

“今年江西省还有20个县(市、区)迎接国家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督导检查,让大家大老远跑来,就是要学习安远县通过整合资源、加大投入、健全机制等举措,引领教育生态变革的经验。”江西省教育厅厅长叶仁荪对与会者说。

仅仅在几年前,安远县的教育还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教育发展一刻也不能耽搁”

安远县委书记严水石忘不了2013年自己刚上任时,到城郊一所小学调研看到的情景——中午,一个小男孩抱着饭盒吃冷饭,大冬天鼻涕都顾不上擦。

严水石问学校负责人:“你们连帮孩子热一下饭的条件都没有吗?”确实没有——学校只有一栋平房,用水泥砖搭建出课桌椅凳,基础设施很差。

安远县每年财政收入仅有8亿元。没有钱怎么办?

先勒紧裤腰带!2013年,安远县新行政中心办公楼项目获批。严水石权衡再三,通过县委全委会决策,把新获批的1亿多元建设资金全都用来建学校。

“办公楼差一点不影响我们的办公效率,但孩子们成长需要好环境。”严水石说,“教育发展一刻也不能耽搁。”

针对边远山区学校教师职称“评难聘难”的问题,安远县充分调研后,于2014年出台文件,实行教师职称全员聘任制和工资按时晋档制度,广大教师工作积极性被大大地激发了。

你追我赶,教育也要奔小康

2016年上半年,因为村小标准化建设进度偏慢,安远县孔田镇的“一把手”不得不在相关工作推进会上表态要奋起直追,当年年底,该镇又因推进有力,作了典型发言。

近年来,安远县通过“县乡联动”推进学校标准化建设,由乡镇筹资完成村小、教学点的标准化工程。乡镇之间你追我赶推进校园标准化建设,在当地已经成为常态。

安远县提出,“把最好的地让给学校,把学校建在最中心的位置”。

以浮槎乡为例,该乡把中心小学建在新规划的省道附近,还要移平校址附近的部分坟墓给学校做运动场。征地文件发布不到50天,139座坟墓纷纷迁走,没有一户上访。

这让浮槎乡党委书记康弘很诧异,要知道,她曾因上任后把乡中心小学门口一排民房拆了做教育用地,被称为“拆房子书记”。

“现在都说把教育办好是最大的民生,我孩子也是从这所学校考出去的,当然要支持。”村民廖石发的儿子在中科院读博士,他带头响应号召将祖坟迁走了。

随着“全面改薄”的推进,学校旧貌换新颜,群众对教育的认识也在变。如今,康弘又有了个新称呼:带领老表教育奔小康的“小康书记”。

捐资捐物,只想为教育做点事

安远县在推进学校标准化建设过程中还充分发挥乡贤的作用。

当地各姓氏都有各自的理事会,由理事会中德高望重的乡贤牵头开“标准化建设布置会”,协调教育用地,成立教育发展协会,筹集教育发展资金。

“协会经民政部门批准,由大家推举的乡贤任理事长,理事会成员由中小学校长、乡政府分管教育的干部及各个村里的干部组成,自发出资、募捐……”镇岗乡教育发展协会常务理事黄德介绍,“募集的资金全用于奖教奖学,帮贫济困。”

评选最美乡村少年、召开教师节表彰大会、资助贫困生……教育发展协会每年都会开展各类奖教奖学活动。

村民们自发为教育发展协会捐款,多的几十万元,少的几十元。同时,协会理事会成员每年还会向在外地发展的同乡募捐。黄德就有多次一路吃着泡面,自驾外出募捐的经历。

原来村民们爱比哪家祠堂建得好,现今却比起了哪个村更重教。

安远县最南端的鹤子镇雍上自然村只有40多户人家,但在重教氛围影响下也成立了教育基金会。村里的“五保户”郭培森手有残疾,却一下子捐了2000元助学。“要发展就要靠人才,教育得从小抓起嘛。”郭培森说。

捐资捐物,百姓都愿意为教育作贡献。现如今,安远县已成立民间教育发展基金会122个,筹集奖学奖教、助建助办资金1.3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