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教育:要尊重艺术规律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12-05 09:11   来源:未知
美术教育:要尊重艺术规律

“师坛锦瑟——全国高等美术院校教师优秀作品邀请展”这些天正在中华艺术宫展出。
 
在开幕式之后的主论坛上,中国美术教育名家靳尚谊、詹建俊、全山石、邵大箴、陈家泠先生共同进行了“学高为师、身正为范——中国美术教育大家谈”的对话与演讲。
 
靳尚谊认为,专业特点模糊是当下艺术教育的问题。而全山石则认为,美术教育不能背离艺术规律:“我们现在从事的美术创作往往背离了艺术规律,在做绘画做不到的事。在油画领域,很多学生都在死抠,有的甚至想把毛孔也画出来,头发一根一根画出来,这就是一种不清楚艺术规律的做法。”
 
 
靳尚谊:专业特点模糊是当下艺术教育的问题
 
1980年代末到1990年代末,我在中央美院做院长,也涉及到教学管理问题。这个时期是由传统教育向现代教育转换的时期,整个学校的结构、教学思想、要求在逐渐发生变化,和我上学时期的1950-1960年代不一样,因为社会发展了,经济发展了,艺术教育业面临着新的问题。
 
这十几年来,中央美院调整了教学结构调整,提出了教学要求,还对传统的基础教育的基本问题(比如说素描教学问题,油画教学问题)进行了梳理和调整。油画和中国画不一样,中国画有着传统的丰富教学经验,但油画是外来的,至今也不过百余年,与西方相比需要不断提高水平。当时面临着既转型又要提高油画水平的问题。十几年过去了,进入了新世纪,近五年或者是近十年,美术教育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因为科学技术的发展,对于原来传统的画作有很大的冲击。
 
今年我去看央美的毕业展,每个系、每个专业的东西除了本专业的特点保留以外,所有专业都在搞装置,也就是说专业特点开始模糊了,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现代美术教育所面临的一个问题。现在的教育从业人员要思考这个问题,也就是说我们的各个专业,包括油画、版画、雕塑等等如何发展?现在科技发展,电脑图像运用的十分丰富的情况下怎么画?特别是油画,中国画好办一点,现在版画教学非常好,发展得非常正常而且提高得很快,包括形式、内容以及观念都进去了,水平很高。国画是传统的艺术,有传统的东西在,这几年现代水墨变化也很多,形式多样。但是它和油画不一样,不是一个写实的,而是写意的,表现力很强,因此这个画法是很有生命力的。
但是,油画现在发展不够景气,虽然博物馆中有很多优秀作品,我到西方很多国家去看他们的油画,现实的、具象的非常多,但是我们不介绍。我们介绍的就是“观念艺术”,我们它叫“当代艺术”。我认为观念艺术和油画没有关系。西方人也很清楚,他们有一部分人搞观念艺术,很多油画家还是在画现代主义、古典主义等各类油画。
 
西方博物馆里陈列的方针前些年有了变化,以前是传统为主,一度出现了装置艺术。比如说英国伦敦泰特现代,它新建成时我就去参观,陈列的都是装置艺术,前几年我发现有了变化,装置已经是一个历史陈列系列,出现很多现代主义的画。美国华盛顿国家博物馆也变了,原来新馆都是装置艺术,现在也变成了现代主义绘画。所以近些年来,西方博物馆陈列的变化就是西方的现实。但是我们中国不太了解,还一直在向前发展,各个专业已经模糊了,都搞装置艺术。所以这就是现在学院管理者和教师所要思考的问题。
 
詹建俊:立足本土,吸收世界好的艺术
 
今天是全国高等美术教育成果系列展。我觉得当前中国美术教育离不开国际视野。那么我们中国如何发展?我们第一代引进来的是欧洲的美术教育,从艺专到学院都是按照欧洲的教育体系来开展中国的美术教育,解放以后,又学习了前苏联的美术教育。一开始担任导师的主要是西欧的写实主义传统,这样的传统在我们国家的教育中一直起了很大作用,而且这样的理念和方式一直在延续。而前苏联时期,我们主要是吸收其现实主义,主要反映当下的生活,这是我们解放以后艺术教育主要发展的重要一方面,包括我们延安时期也是推行这样的一种为革命、为社会服务的教育。
 
改革开放以后,从现实主义和写实主义扩展到当下世界各国美术教育。在我们专业美院的建制中,包括古典的工作室,现代的工作室,还有抽象工作室以及实验艺术系,说明我们是在全面吸收,在中国教育的基础上来吸收世界范围内的教育现状。
 
我觉得我们的思想中很重要的就是立足本土,如何就中国文化发展的需要来开展我们的教育。所以我们现在一直坚持写实主义和现实主义的传统,我们在训练中还是用写生的办法。我看到全国的艺术院校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格局,油画和国画基本上都是在写实、具象的基础上发展的。包括我们改革开放之后在当代发展的情况,是中国立足本土再吸收世界上好的东西。
 
现、当代艺术对传统艺术有所削弱。我强烈感觉到艺术教育中,我们现有的优势是保留了传统。
 
比如法国艺术家认为法国不重视传统教育,都是搞当代艺术,他们看到了我们的展览,觉得又看到了真正的油画家,带着传统的具象写实结合现实的创作和作品“把西方的大师发展了”。我觉得我们现在走的这条道路是正确的,坚持了世界传统文化值得我们学习的优秀的东西,而且这样的教育体系在我们国家是非常重要的。展现绿水青山也好,展现艺术家对当代社会的看法也好,这种方式是中国人民喜闻乐见的,也是特别能够欣赏的艺术。
 
但是我们觉得当下还是应该在这样的基础上结合中国特色,需要创新,需要有创造性。我们把吸收的西方艺术中优秀的东西和中国优秀的文化传统和审美观结合,立足本土,在西方、东方、中国不同文化中创造出新的艺术面貌,这就是一种新的创造。如果我们对现实生活有深刻的感受、对传统艺术有深刻的体会,这样我们创作出来的作品在世界范围内就是独特的,是创新的,是有特点的。
 
全山石:美术教育不能背离艺术规律
 
中国有很多美术学院,有很多年轻人在学校学习,这恐怕在当今世界上是没有的,没有这么人多学画,也没有这么多美术学院。我觉得我们国家的美术学院发展非常之快,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变化很大。
 
当前的美术学院在我看来面临的问题和我们油画面临的问题一样,就是如何尊重艺术规律和如何尊重艺术教育规律的问题。我们为什么引进罗马尼亚油画大师巴巴的油画展览?也就是针对当前我们美术界所存在的问题。我们在美术创作上如何按照艺术规律办事?现在很多年轻人很认真很努力,但是往往迷失了最主要的方向,那就是艺术规律。现在很多人在实践的艺术领域里违背了艺术规律,包括我们的创作,我们现在的油画创作里有的在选题上都违反了艺术规律。
 
我们现在从事的美术创作往往背离了艺术规律,在做绘画做不到的事,也就是艺术规律不该做的事我们都在做。而且油画领域也是这样,很多学生都在死抠,努力使自己尽可能地表现得细致,有的甚至想把毛孔也画出来,头发一根一根画出来,这就是一种不清楚艺术规律的做法,所以“巴巴展”的作品会对他们有一个很大的启发。
 
很多人不知道油画的特点在什么地方,所以那个学生讲巴巴展有油画味我觉得讲得非常好。既然是油画,就必须要把油画的核心表达出来,不是水墨画,也不是国画。我想每一种画都有它本体的语言,国画也是这样。国画有它本体的语言,在宣纸笔墨是非常重要的,离开了这个国画就变成了素描,那就不是国画了。油画如果画得像水粉一样,要油画干什么?油画之所以油画是因为有其他的画达不到的东西,这就是它的魅力所在。
 
当前的美术教育里最主要的就是我们怎么能够坚持美术教育的规律。比如油画,我们有工作室,为什么要有工作室?这就是美术教育的规律。现在很多的工作室名不副其实,已经不是原来所想象的,失去了工作室本来应该有的艺术规律。所以,我很希望我们现在的艺术院校能够按照艺术规律,能够按照艺术教育规律来办事,这是我最大的愿望。
 
邵大箴:“手艺”和“观念”需要结合,艺术家在某种程度上是手艺人
 
艺术的规律有大的规律和小的规律,有大的原理也有小的原理。但是普遍的艺术教育的原理和规律是什么呢?就是“观念”和“技艺”。到底观念重要还是技艺重要,这是当前美术院校青年老师和青年学生思考和苦恼的问题。因为西方的艺术主要讲观念,不是讲手艺和技艺,但是纵观世界各个民族的艺术,回顾几千年的各个民族的艺术传统,最重要的是技艺和观念的结合。艺术最基础的是技艺,即手艺。手艺是最基本的,但是手艺的标准不一样,比如抽象艺术和写实艺术、表现艺术的手艺并不完全相同,但是它也有相同的一面,相同的一面就是观察力、表现力,通过技术手段表现他的思想和感情。
 
我想起1982年底参加文化部组织的艺术教育代表团到法国去访问的情况,当时赵无极先生在巴黎国立装饰艺术高等学校任教,我们参观他的工作室。他的工作室并不大,大概只有30平方米,16个学生在画一个男人体的模特。后来在吃午饭的时候我们就跟赵先生进行讨论,我说赵先生您是国际上有名的抽象派,为什么让你的学生画人体呢?赵先生他说,抽象画和写实的具像画要求不一样,但基础是一样的。基础就是一个艺术家对客观物象(包括对人体、对自然)怎么观察。他观察的思路对不对,观察的方法对不对,只有通过具像的手艺训练才能发现学生是怎样观察的,学生的观察的个性和特点,有哪些不足的地方。当时我们在巴黎,在意大利的几个同志参观艺术学院,确实学生画风都是随意的,有的是把稻草、泥土挂在板上和纸上,什么都有。如果学生一开始就画抽象画,就不知道他的观察力有什么好的地方或者有什么不足的地方,但如果他画具像、写实的、写生的东西,就知道他是怎么看的,他有什么长处和自己的不足,老师就可以引导他,补充他,教育他,使他有提高。所以他培养学生是从这个方面开始的,抽象派的画家也要从实践开始,从技艺开始,从手艺开始。
 
艺术家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手艺人,没有很高手艺的人不能成为大画家,你再好的观念不通过手艺来表达怎么把你心里面的思想和感情里面的东西表达出来呢,所以手艺是基本的。即使搞观念艺术、装置艺术,如果没有基本的手艺,你的设计能力和思维能力都不可能表现出来,在具体的技艺里实际上是“道”的层面,我们讲“技”和“道”好像是技术性的东西,但是如果不经过反复多年的实践和反复的追求,就达不到最高水平。像中国的笔墨,油画里面的结构、形体,油画的一些基本特征不经过反复的训练就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油画家。同样水墨画家,中国传统的画家也是如此,所以手艺非常重要。
 
我们现在不谈你将来想做什么,如果你想做一个伟大的抽象派画家,做一个伟大的观念性的画家,做一个伟大的装置性画家,都必须从手艺做起。为什么要院校?院校就是要培养学生的手艺,在手艺的基础上提高他的修养、认识能力和想象力,提高他的创造力和创新能力,提高他的成才的可能性。所以我觉得艺术院校艺术教育里手艺是最重要的,只有在手艺的基础上提高他的国际视野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
 
陈家泠:有殉道者精神的艺术才会有更高的高度
 
我很荣幸,因为命运安排,我学了国画。我喜欢油画,但是无意中考入浙江美院学了国画。今天是以老师和学生为主题的,我想就教师的问题谈谈我的体会,也就是说我的老师是怎么教我的,我记住了他的什么,我是怎么发展的。
 
我记得潘天寿老师讲了一句话,让我终身受用,“作为一个民族,如果没有代表自己民族文化的符号,他不能立足于世界艺术之林。”这句话使我奋斗了一生,正因为有了这句话,我们没有因为当时的“国画是不科学的”这样的话而迷惑,后来又有“中国画穷途末路”的说法,也因为这句话我们也没有这样认为。实际上我们中国画正在欣欣向荣,正是老师的理想和目标鼓舞了他的学生前进。我记住了潘天寿“三个樱桃”的理论,我现在画画就是从中获得启发和发展,形成了我的构图,这是我对潘天寿院长的传承。
 
我到上海来,碰到了陆俨少先生,我又记住了他的两句话:第一句话是“作为一名艺术家,他必须要有殉道者的精神。”我听了之后很受感触,这句话不是陆俨少先生原创的,而是冯超然先生对他讲的,而陆俨少先生又把这句话讲给我听,鼓舞了我的一生。一个艺术家对艺术,要有殉道者的态度,认真去对待才能有所成就,我听了之后很受感动。
 
第二句话“作为一个专家,做人要老实,画画要调皮。”我听了之后很感动,也就是说做人要老老实实的,但是画画要“调皮”,我现在看到很多的艺术家做人很“调皮”,画画很“老实”,那就不行。这对我很有启发,所以我很多画展的主题就叫“灵变”,就是陆俨少老师告诉我的画画要“调皮”。什么叫“调皮”?就是要有创新力,老老实实画画是画不好的。作为我们的老师,他们怎么教育学生呢?要从思想上、观念上就有这种立足于民族自信、自立的崇高的责任心,才有伟大的理想。要有像陆老师那样的殉道者精神才会有更好的高度,才会有努力奋斗,才会有学生的成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