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育的复兴之路怎么走_北京市教育委员会欢迎您!

乡村教育的复兴之路怎么走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08-08 10:55   来源:未知


乡村教育的复兴之路怎么走


当我们谈论乡村振兴时,我们在谈论什么?乡村教育一定是绕不开且重中之重的话题。

在全球化、城镇化时代,落寞的乡村和乡村教育仿佛成为一个难以摆脱的“魔咒”。人口出生率的降低、大量的农村人口进城、农村逐渐“空心化”,各地开展轰轰烈烈的“撤点并校”,乡村的学校在渐渐消失。据教育部官方统计,2012年我国有乡村小学(含村小和教学点)总数是217552所,2016年(可查阅的最新统计数据)有乡村小学193203个,平均每天仍有16.68所乡村学校消失。

目前,我国农村地区形成了县城大规模、大班额学校、乡镇寄宿制学校和农村小规模学校的基本学校格局。有专家认为,农村学校应该走“小而美”的发展道路,主管部门一定要放权,让下面有办学自主性。

乡村教育的复兴之路

留住乡村教师成为乡村教育亟待解决的关键问题。

除此之外,乡村教师资源的匮乏也是乡村教育的短板之一。调整优化乡村学校布局,持续改善乡村学校办学条件,健全完善有利于乡村教师安心从教的激励机制,留住乡村教师,特别是中青年骨干教师也成为亟待解决的关键问题。

乡村教育不等同于城市教育,“我们不是要把乡村教育变成城市教育的小弟,而是要办成有一定基础、各有特色的教育。”上海崇明教育学院研究员方华说。

在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副主任、中国乡村文明研究中心主任张孝德看来,今天的教育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去乡村化的教育,我们的孩子只喜欢城市不喜欢乡村,那依然是没有希望的。“在这个背景下,我觉得最需要的是让儿童回乡,让教育回村,让妈妈回家”。

在乡村振兴战略正在实施的今天,乡村教育诚然面临许多亟待解决的难题,但政府的推动以及社会力量的参与正在给乡村教育燃起希望的火种。

2012年国务院出台政策,“撤点并校”被叫停,保留和办好现有乡村小学和教学点成为考量地方教育治理能力的重要指标。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优先发展教育,推动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加快教育现代化,办好人民满意教育。2018年5月2日,国务院办公厅在《关于全面加强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建设的指导意见》中,对乡村学校建设做出了新部署。5月2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加大对中西部贫困地区和农村地区、农村义务教育和职业教育等困难地区和薄弱环节的教育投入。

乡村教育的复兴之路

白虎涧乡村公益书院的老师在给孩子们上围棋课。

除了政府的政策支持与推动之外,还有一股来自社会的力量越来越多地参与到乡村教育振兴的队伍中。乡村教育问题也受到了很多公益机构的关注。2014年,由李亚鹏发起的书院中国基金会在北京创办了白虎涧乡村公益书院,在给儿童提供课程的同时,也注意让其父母接受传统文化的浸润。本文介绍的三个项目也已入选由该机构和敦和基金会共同发起的“敦和·莲子计划”书院基金的资助。

他们试图用自己对于乡村振兴和乡村教育的理解与热情,在全国各地的乡村播下创新与希望的种子,这可以看作是一场带有公益性质的试验,也可以说为助推乡村教育改革提供了样本与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