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日,我们换个角度聊教育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06-07 10:56   来源:未知


高考日,我们换个角度聊教育

如今,“归国热”与“留学热”交织,许多身处一二线城市的家长积攒半生,只为培育孩子出国留学。然而,与十年前大不相同的是,有更多的留学生毕业后加入了“海归”大军,“海归”人数连年攀升。

如果我们转换视线,会发现三四线及四线以下城市呈现另一番光景,这些城市里国际学校数量寥寥,本科阶段就出国留学依然是邻里间每每谈及就满带羡慕的“新鲜事”,鲜少有“海归”选择在此工作。某种程度而言,另一种教育上的“不平等”正在拉开帷幕。

“海归”越来越多,贬值趋势初现,家长还要努力送孩子出国留学吗?国际学校的地域分布不均,如何看待这一地域差异?“留学热”的背后是否反映出我们已有教育体制的弊病?

在TIDE国际教师发展大会上,专访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从事国际教育研究多年的王燕博士,请她就留学热、国际学校和教育公平等问题发表看法。

王燕在TIDE国际教师发展大会上发表主题发言。

记者:当前出国留学人数呈现出明显的低龄化趋势,您怎样看待这一趋势?

王燕:有两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一方面,父母送孩子出国留学时期望孩子接受国际化、高质量的教育。但在研究发现,家庭教育是儿童软技能培养最重要的来源,很多孩子出国以后,面临失去父母陪伴的代价。那么如果能在国内接受高水准的国际化教育,就不一定很早送孩子出国学习。另一方面,家长对孩子出国留学后的期望是什么?如果孩子留学后,能够掌握一流的知识、技能、素养,最后能如愿在国际组织、跨国公司或其他理想的机构就职,这就不成问题。但如果他们花费大量资金,最终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就有问题。

从最近几年大学生就业情况来看,海归毕业生的就业总体情况是越来越难,留学生分布的国家与院校类型也越来越多元,这里面也包括不少国际一流院校的毕业生。这些学生在国外不同文化、教育体系下学习,掌握的技能与知识与接受国内教育的学生有差异,未见得能满足用人单位的期望。但是,海归学生在经过这一段学习经历后,在成本回收或职业发展方面都有比较高的期望,这两个撞在一起时会有落差。我没有很实在的研究证据,但是观察到这种落差有时与文化差异相关,比如,学生在国外可以直呼老板的名字和老板交流,但是中国文化中,和领导相处有一种特定的交流方式,这可能会导致用人单位觉得“海归”与单位文化格格不入。

因此,海归找到理想工作的比例不高,还有一部分人待业或创业,然而,创业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所以,这种情况下要明晰出国留学的目的,如果出国留学的目的是为了要找到一份和国内同等可比的毕生生相同的工作,我想要更冷静、客观地看这件事。

记者:目前家长们热衷于送孩子出国留学,是否折射出我们自身的教育体制存在很多问题?

王燕:我觉得大家热衷于送孩子出国留学有三个因素需要考虑,首先是目前中国总体人口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他们会用更批判的眼光看待中国的教育。这种情况下,他们可能会基于批判去做一个在他们看来更优的选择,但是做完这样的选择,他们是否完全理解出国后的环境,能否得到预期的结果,这都是需要追问的问题。第二个因素是我们处于一个全球化时代,如果想要培养孩子走向国际组织、跨国公司或在国际化的环境中工作,那么留学教育背景能够发挥较大大作用,基于这样的想法,家长也会送孩子去留学。第三个因素是从众心理,孩子和家长都会陷于从众心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尤其要去看一下这个学校、专业的声誉,以及孩子未来的职业规划。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