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孩子向着明亮那方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06-01 11:18   来源:未知


带孩子向着明亮那方



谈论童谣,不能不提日本著名童谣诗人金子美玲,她的诗,没有华丽的辞藻,却有着瑰丽的想象,被全世界的大人和孩子所喜爱。

紫云英、牵牛花、千屈菜、杜鹃花,海鸥、鲸鱼、日月贝、知了……金子美玲笔下,有着各种各样的植物、动物,她从这些动植物的视角去看世界,在对世界的精微观察之上,建构出一个充满想象力和哲思的独特文学空间。

金子美玲的童谣之所以受欢迎,《金子美玲童谣集》译者魏雯这样分析:“美玲的讲述方式是亲切、易懂的,孩子能以自己的方式去理解它,但这些文字背后的哲思,能让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去不断品味,是可以陪伴孩子成长的珍宝。美玲观察世界的视角是独特的,她从心灵的感触出发,热情地观察着大自然。”

日本大正年间,思潮及文化呈现自由化,出现了所谓“大正浪漫”。夏目漱石的弟子、作家铃木三重吉创办了儿童刊物《赤鸟》,旨在“为世上的孩子创作真正有价值的童话和童谣”,童谣运动就此拉开序幕。这一呼吁得到了包括芥川龙之介、谷崎润一郎在内的作家的支持,日本当时在世的一流文学家、艺术家悉数参与到这场运动中,创作出了许多富有创造力的童话和童谣。后来,又有作曲家为其中一些优秀童谣谱曲,使得童谣更加普及开来。1923年,20岁的金子美玲开始向《童话》杂志投稿,初露头角便博得赞誉,著名诗人西条八十说“她的作品不逊于英国女诗人克里斯蒂娜·罗塞蒂的华丽幻想”。

由于生活的坎坷和病痛,金子美玲在26岁时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短暂的六年半诗人生涯中,她留下了512首遗作。现在,这些作品就像植物被种在她笔下的花园里,种在了众多喜爱她的大人和孩子的心里。

2

“在童谣面前,愿我们都是孩子。”这是中信版《金子美玲童谣集》序言的标题。“孩子,人类不能没有你。”这是诗人、小说家蒋一谈在最新出版的《童谣》扉页上写下的题记。童心即诗心,所以,在诗人心中,孩子与诗有着天然的联系,在某种程度上,孩子与诗组成了世界的一对翅膀。

                 

诗人北岛在《给孩子的诗》代序中这样写道:“每个孩子的感受都是独特的,就像指纹那样不可重复——这一切都是诗意。对儿童青少年来说,音乐性是打开诗歌之门的钥匙。”他花两三年的工夫编选《给孩子的诗》,为的是“让孩子天生的直觉和悟性,开启诗歌之门”,他认为这件事越早开始越好。于是,孩子们有缘读到这样的诗句:“雾来了——踱着猫的细步”(桑德堡《雾》)。

给孩子写诗越来越成为诗人的自觉。继去年出版诗集《给孩子的截句》之后,今年,蒋一谈又创作出版了诗歌亲子读物《童谣》。谈及为什么给孩子写诗,蒋一谈难掩对孩子的喜爱之情,他说:“诗歌是一座桥梁,是启发孩子认知世界的语言和思维方式。父母和孩子一起读诗,家庭的诗歌之心悄然萌发,并会随孩子的记忆长存。”

“妈妈,爸爸变胖了/他的梦也会变胖吗?”“给花浇水时/给花的影子也浇浇水。”“大海的心事/天空知道吗?天空的心事/云朵知道吗?”和他的截句一样,蒋一谈的童谣充满玄思,又有点意外。这或许是从对孩子的观察中得到的智慧,他说:“小孩的话往往充满哲理,或者说充满意外,我觉得这都源于孩子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他还看重童谣对儿童成长的价值,所以,每一册《童谣》最后都留有两页空白,以便于家长记下孩子的诗意感受。

出版人覃田甜在蒋一谈的《童谣》中没有读到那种嗲声嗲气的故作天真,她觉得,这是因为作者把孩子看成了一个独立的、平等的人,“他依然保持着创作短篇小说或诗歌时给读者带来的那种惊喜,他不会介意孩子是否能够真正体味背后的深刻内涵,他只是想推开一扇门,让孩子看到简单的语言背后有一个特别宏大的世界”。

3

1991年,诗人、法语翻译家树才还在非洲的塞内加尔做外交官,有一天,回忆起童年的无忧,就写了一首题为《童年》的诗:“太阳,我跟着你/到处疯走。我们都是儿童/看到什么,就照亮什么/太阳,我们行的路/在身后发光。”他说,诗人都是儿童,而孩子的想象力和感受力比大人更丰富、大胆,只要稍微提示一下,孩子就能很好地化用一个句式,并用自己找到的形象来充实、扩展、蔓延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