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发展三年待收官的高职教育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06-11 10:58   来源:未知

 创新发展三年待收官的高职教育

       2018年,是高职创新发展行动的收官之年。

  3年前,为贯彻2014年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精神、落实全国人大常委会职业教育法执法检查有关要求,教育部特颁发《高等职业教育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15-2018年)》(以下简称《行动计划》),《行动计划》把高等职业教育的发展梳理出65个任务22个项目,同时进行细化分工,建立年度绩效评价制度,定期发布报告,推进各地的落实。

  “《行动计划》创新了教育部规划管理,省级政府统筹保障,院校自主实施的新型管理模式。从国家、省级、学校3个层面形成协同推进,形成高等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良好局面。”5月31日~6月2日,全国高职高专校长联席会议在深圳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召开“高职创新发展行动计划实施工作暨骨干专业(群)建设研讨会”,全国高职高专联席会议副秘书长童卫军就3年来各地《行动计划》执行绩效情况作了大会报告。

  而就在此次会议前的5月7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谢俐以个人名义向各地教育厅分管高职教育的副厅长致信。信中指出:《行动计划》绘制了高职教育创新发展的路线图,开启了职业教育“以任务带投入”的新尝试,它不仅强调了院校的创新发展,更强调了地方统筹和创新推动。

  信中明确点出各省教育厅在落实《行动计划》中的工作情况:你省截至2018年3月15日,实际启动《行动计划》任务多少项,启动率是多少;实际启动《行动计划》项目多少个,启动率是多少;启动项目实际布点多少个,布点率是多少;2017年省级财政投入经费多少亿元;已经(尚未)确定了多少所优质专科高等职业院校和多少个骨干专业建设名单。

  “希望您百忙之中,及时督促落实好本省《行动计划》的收尾工作。”谢俐指出,职业教育已经步入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冲刺阶段,需要国家与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协力共舞,一起挥桨划船,推动职业教育之舟破浪前行。“谁都不是站在岸上指导的指挥员”。

  “一般来说,副厅长会把此信批给分管高职教育的处室。也有厅领导回信表示,正视问题、奋力追赶。”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高职发展处处长林宇向记者表示,据他的了解,各省教育厅分管高职教育的处长“压力是巨大的”,会在这半年的工作中努力寻找和补齐差距。

  林宇透露,6月教育部会针对《行动计划》再开一次推进会,使今年的收官工作达到更高的质量和水平。同时,针对《行动计划》所涉及的项目和任务,制定验收标准,明年将对成果进行最终验收。

  高职创新行动全国开花

  “湖南省承接了《行动计划》任务47项,项目15个,同步实施了省级计划79个任务和项目,任务和项目的启动率均达到了100%。”湖南省教育厅副厅长应若平在会上介绍,在全面落实创新发展《行动计划》过程中,湖南省始终坚持以专业群建设为基础,不断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促进了湖南高等职业教育的高质量发展。

  同时,应若平介绍,在调整专业布局过程中,要求每所高职院校构建5个左右的专业群,使专业设置聚焦于各自的服务领域,特别是与新兴产业、特色产业进行深度对接。

  “这个工作非常不容易,调整专业就意味着重新洗牌,一些老师就可能会失去以往的专业资源。”应若平说,经过几年推动后,这项工作得到了普遍认可。这几年,湖南省共淘汰落后专业54个,新增专业30个,构建专业群292个,专业布局与湖南新兴产业对接度大幅提高,涵盖了湖南20个新兴产业链相关的专业。目前,湖南省高职院校共有校级以上的重点建设专业群203个,覆盖的学生占在校学生总数的比例为87.3%。

  广东省教育厅副厅长邢锋介绍,2016~2017年,广东省承接《行动计划》53项任务和14个项目,任务和项目启动率100%,省财政投入5.89亿元;承接项目布点数量810个,2017年项目实际布点数量1790个,项目布点率221%。

  在推进《行动计划》的过程中,广东省对高等职业教育进行“放管服”改革。据邢锋介绍:一是下放高职专业设置权,除国家控制布点专业外,高职院校可自主设置招生专业,省教育厅仅开展事后审查;二是下放教师职称评审权,学校可自主制定本校各个系列职称评审的操作方案、评审办法和评价标准,并组织实施;三是下放科研经费使用管理权。

  “总体原则是有利于激发学校的办学活力,有利于发挥院校领导的主观能动性、积极性的权力要放;关系到学校办学底线的事情,必须要管。”邢峰说。

  据浙江省教育厅高教处副处长祝鸿平介绍,浙江省教育厅承接《行动计划》的任务45项,项目13个,任务启动率100%,项目启动率100%。同时,不断有新项目加入进来,项目布点率有很大的提高。

  浙江一样在实施简政放权,也完全把专业技术职称评审权、学科专业设置权和项目认定权全部下放。同时,认真推进高校章程建设,2016年,浙江省所有公办高职院校都通过章程建设,并以法定程序公布。

  “校长每年一次,面对所有教育系统的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督导员进行汇报。”祝鸿平介绍,汇报的意义在于强化学校一把手对人才培养的重视,营造重视教学的良好氛围,同时浙江还推进教学一级考核,将包括《行动计划》在内的落实情况纳入到一级考核当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