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交给共享充电宝的押金,都去哪了?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9-01-12 10:56   来源:网络整理

深圳:共享充电宝遍地开花行业洗牌头部企业浮现

2018年,共享领域的很多产品遭遇了“寒流”,因押金、融资、场景、后期服务管理等问题陷入了焦灼状态。在此期间,共享充电宝却迅速在各大城市的大街小巷布点,入驻场景越来越多,三四线城市也随处可见。共享充电宝这门生意究竟怎么样呢?会不会昙花一现? 

黄先生约了朋友吃饭,等待间隙,他拿起手机玩了几局游戏,又借了一个共享充电宝,给手机续航。在他看来,共享充电宝十分方便,随借随用增加了很多安全感。 

深圳市民黄先生:因为现在手机可以取代很多东西,出行、付钱什么都用手机,所以说手机比较重要。充电宝保证一种安全感,手机有电就感觉外出也不会怕遇到什么事。我现在办的会员,它是五个小时之内免费,一个月十块钱,如果不办会员的话可能一个月就几十块。

通过微信或支付宝进行扫码,支付押金或通过信用积分,即可借到一个充电宝,每小时收费多数只要一块钱,每天十元封顶。便宜的价格、便捷的操作,以及几乎随处可见的设备让共享充电宝备受欢迎,这也改变了很多市民的充电习惯。

深圳市民林先生:最开始一出我就用了,一个是自己带个充电宝出去很麻烦,而且你要背个包,放进去又占空间,我觉得还是不错。两块钱一个钟头,挺赚的,而且它提供了很多线给你,好像三种线。

商场、餐馆、机场、车站、医院等是共享充电宝铺设最为密集的应用场景,而从营收情况来看,酒吧、KTV中的产品使用频次最高。 

深圳市云充吧科技有限公司华南大区总经理张奎:我们有的一家酒吧,一晚上可以达到几千租金流水,最多的时候甚至将近破一万,就一晚上的流水。平均时长一般都三个小时,最长的可能都用好几天。

目前来讲,充电宝企业的收入来源主要有两个,一是充电租金收入,二是广告收入。企业告诉记者,长期来看广告的想象空间必然更大,但目前大部分收入还是来自于租金,这倒让他们觉得,共享充电宝这门生意本质上已经成了。 

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何顺:一个充电宝一天如果能被借一次,我们认为这个商业模型就能够成立,最少一次的收费金额大概是三块钱左右,一年从充电宝上的收入可能到一千块钱。我们去除所有的费用来看,肯定是远远不到这一千块钱的。从充电宝的特性来看,它是根据它的充放电次数来的,我们认为说两三年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

行业的发展并非顺风顺水。记者走访发现,目前最为常见的,主要有街电、来电、怪兽、云充吧以及小电五个品牌的充电宝。这些企业大多从2015年开始布局,但最受关注还是从2017年开始。行业内最多曾出现几十家企业争相布局,融资数十亿。但在2018年,资本却纷纷掉头而去,洗牌成了大多数共享行业的常态,共享充电宝也不例外。 

深圳市来电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袁炳松:2018年是不太看好、遇冷的一年。在共享经济上都出现了滑铁卢似的断崖式下滑,大家对共享经济,一听到共享可能资本扭头就走了,不再谈了。 

天眼查数据显示,街电、来电、小电等企业的最后一笔融资都停滞在了2018年上半年。但从企业运营情况来看,市场扩张目前仍在进行,很多企业都实现了盈亏平衡,还有了较为稳定的盈余。一些企业认为,这已经充分说明了共享充电宝和其它共享经济产品的区别。 

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何顺:充电宝我们理解它是一个叫小频刚需场景,它跟其它场景是不太一样的。打个比方,你骑自行车是有很多可替代的,你可以走路、打车等一系列的。但是充电宝的需求在于,当我手机没有电的时候,我的焦虑感是最重要的,我可能哪怕多走点路,我也一定要找到一个充电宝去充电。

共享充电宝专利纠纷不断是是非非众说纷纭

虽说现在行业整体的发展看起来还不错,但其实各大共享充电宝企业之间一直纷争不断。从圈地之争到专利诉讼,几家头部企业不仅对簿公堂还打起了口水战,究竟怎么回事儿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