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每个学生都重要”的芬兰

作者:北京市教育1   发布时间:2018-10-02 14:15   来源:未知


走进“每个学生都重要”的芬兰


关于芬兰教育模式、教学实践、教育结构和测评模式,我们有很多东西可以说,但最重要的一点,也是芬兰教育取得惊人成功的秘诀,就在于对于“教育系统的重心是学生还是知识?”这个问题,芬兰选择了前者。每个学生都很重要,教育系统应当去适应每个学生的特别之处,而不是让学生去适应严格的系统。

在芬兰,“一个快乐的、全面进步的、按照自己的节奏成长的学生能够更轻松地习得基础知识”,这一观念并不是教育专家的空想;这样的观念引导着所有人的行为:国家、市政府、学校领导、老师……达成目标的关键词是“信任”。卡里证实说:“教育部信任地方当局,地方当局信任校长,校长信任老师,老师信任学生。当学校有空缺职位时,我就在投递简历的老师中选择我的教学团队。我们几乎没有什么官僚主义。比如,我们没有其他国家那种会来检查老师们是否达标的教育监察。我们的老师接受了良好的培训,他们才是教育专家,是最懂得如何把握课堂的人。当然,我们也会聚在一起,互相交流,以便改善自己的教学实践,我们每3年会进行一次自我评估。我们列出10个最想改善的方面,从中选出3项,这3项就作为我们未来3年的教学大纲。而大部分时间里,我们都在教,而不是在测试。”另外,芬兰也没有集中调动教师的系统。每个学校都是独立的机构,只要老师和他们的团队情况良好,老师就会留在学校。卡里领导这所学校已有30年。芬兰也没有国家测评,将学校按照从好到差排名,分成不同等级。“每所学校都应该是好学校。”卡里坚定地说。

学校的首要目标之一,就是让学生感觉“像在自己家里一样”。为了达到此目标,学校的规模必须相对较小(初中部300~400名学生,高中部400~500名学生),学习空间必须宽敞、颜色温馨,休息室应当让人感觉舒适。芬兰鼓励学生和老师熟识,以在他们之间建立信任和合作关系。当卡里走在学校走廊里时,孩子们主动投入他怀中,然后被他高高举起,显得非常自然。午饭时间,学生邀请老师一起进餐。在初中部,学生和老师甚至直呼对方的名字。“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卡里解释道,“午饭时间老师和学生可以加深认识,这样的关系能在课堂上帮助学生。另外,老师还会教学生正确的用餐方式。”他笑着说道。我告诉他,在法国,老师没有权利触碰学生,学生和老师之间的熟络,会被看作有削弱教师权威的风险。这又让卡里笑了:“教师权威来自不同方面:首先是职业能力,而更重要的是……尊重。老师不必把自己藏在职业名称背后。我们的学生跟任何一所学校的学生一样,也有纪律问题,但在学生和老师之间建立亲近关系能帮助我们解决这些问题。学生不会想伤害我们,因为他们喜欢我们,他们知道我们对他们非常友好,也知道我们想帮助他们。当然,总会有孩子想考验老师的极限,逼着我们使用自卫手段,我们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但我的经验告诉我,惩罚是不能改善局面的。通常来说,和他们交谈、和他们讲道理、请家长配合、让他们有安全感、鼓励他们自己做决定会更加有效。这些方式让他们更有合作的愿望。”

我们去了玛伊雅的课堂里听课,她有15个9岁的学生。听课的时候,我们就更加理解卡里的话了。孩子们在上自然课。他们在研究蒲公英(我女儿坚持称其为“吹气花”,因为它的绒毛会随风飘散,同时种子也被传播到园子的四处)冠毛的传粉。课堂里,一些孩子坐到了课桌上面,但大半学生都站着或躺在教室后面的沙发里,六七个学生几乎是坐在地上……一个学生趴着用放大镜观察花朵,一个蹲着看,另一个学生跪着,还有一个围着他的小伙伴蹦蹦跳跳。蒲公英的绒毛和种子四处飘浮,很快占据了教室的所有空间,最后飘到了走廊里(因为它们肯定会被吹散!)。孩子们互相交谈,在法国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会称之为“混乱”,但在这里,这算不上“混乱”。玛伊雅认为:“在教室里,氛围良好是非常重要的。如果环境过于严苛,学生会非常担心,而不会集中精神学习。有时,营造和谐的氛围很困难,因为一个班里,学生的个性各有不同。学生之间应该相处融洽,应该成为一个集体,每个人都应该有归属于这个集体的感觉。他们中不能有人太过暴躁,也不能有人耍狠招威胁其他人。这种情况有时会发生,但我总是试着去监管,我告诉他们,如果有什么问题,一定要提前通知我。我有时会扮演警察的角色,做调查,和学生谈话……”玛伊雅很喜欢自己的工作。她主动这样说,而且从她脸上、从她和学生的关系中也能看出她对这份工作的热情。而她最喜欢的部分,就是和学生的关系,“和他们建立亲密的关系,让他们信任我,让他们相信:我可以帮助他们进步”。她希望自己的学生来自不同的文化(科尔科加尔文小学50%的学生来自外国):“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她开心地说道。卡里对她的信任以及和其他教师的合作,也让她非常高兴。“老师有着共同的方向是非常重要的,就算我们有不同意见,也总是能找到一起工作的方法,我们非常开放。”

在芬兰的系统里,让学生按照自己的节奏学习,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比如,学生至少有八九年时间学习阅读,在前几年里,他们可以慢慢开发自己的能力、好奇心和灵活度。原则上法律禁止留级,但如果有例外情况,学校也可以建议学生留级,不过这条建议应当在被学生家庭接受后才能实行。

 

 

每日学习安排也充分尊重儿童的生物节奏,避免学生疲乏:义务教育到16岁为止,这期间每一节课被限定为45分钟,课间休息为15分钟;课间学生可以在走廊上休息,也可以在休息室聊天、玩耍、玩音乐或玩电脑。芬兰学校每个班级的学生人数较少(科尔科加尔文今年每个班有14~25名学生),但管理学生的工作人员却较多:老师、中学阶段职业规划顾问、小学教师助理。根据不同需求,每个班的管理人员为1~3人。科尔科加尔文大部分班级里都有教师助理,他们帮助学习有困难的学生和芬兰语还不太好的学生,或者对学生进行个性化指导。学校里长期配备心理指导老师和护士,还有一个特殊班级接纳有严重个人困难、人际交往障碍和肢体困难的学生,以保证这些儿童不被排斥在教育系统之外。所有这些措施都有助于最大限度地进行个性化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