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分进面试,背后的乡镇教育之痛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08-18 10:42   来源:未知


9分进面试,背后的乡镇教育之痛


近日,湖南省娄底市新化县官网公示的《新化县教育系统2018年面向社会公开招聘中小学教师面试人选名单》颇受关注。名单显示,进入面试的应聘者成绩参差不齐,不少岗位高分与低分之间差距较大,其中一名“高中数学教师”应聘者笔试成绩仅9分,却进入面试环节。

应聘高中教师9分进面试,背后是乡镇教育之痛

▲部分进入面试名单的应聘者笔试成绩 新化县官网文件截图

无独有偶,安徽肥东县也曝出类似案例。前几日,肥东县教体局公布2018年选调教师公告名单,其中幼儿组多人笔试成绩只有三四十分,甚至有一人笔试成绩只有26分。

虽然两则新闻看似相似,其原因却大不相同。据安徽网报道,对于笔试成绩26分的疑问,肥东县教体局相关负责人回应,此次笔试试卷是从外地引进的,试题出自于考试组别同类别的专家教师。“这次考试中,考试试题难度偏大,导致了我们幼儿组教师普遍低分。”由于命题不科学规范,过于随意,导致试卷偏离当地教师实际,才产生了所谓的低分现象。

而反观湖南新化县这次教师应聘,低分现象就相对较为纯粹,并没有操作层面上的失误等,也就是说,这9分,或就是应聘者较为真实的卷面水平。

应聘高中数学教师9分进面试这事,乍一看,便难掩招聘本身的错误。毕竟事关教师招聘,教师的质量和水平应该是唯一的红线,保证教师的专业能力和执教水平,并争取往更高更好的方向追求,这既是对学生负责,也是对当地教育发展的负责。

而“9分进面试”的现象,显然与这一本质追求大相径庭。做教育,招老师,本来就应该有“宁缺毋滥”的精神追求。无论怎样,对低分的容忍,都是对教育的刺痛,也容易形成恶性循环,使得未来教育沿着消极的“路径依赖”走下去。

但此事,若仅仅思考到这一程度,便有“表面化”之嫌。

从深层次来说,“9分进面试”这事,哪怕其操作层面没有问题,也并不意味着其整个客观层面都没有问题。据了解,此次招聘共442人进入面试环节,其中不少应聘者的笔试成绩处于60分及格线以下。其中,“初中数学”一岗4人进入面试,最高的考了90分,其余3人在40分左右。边远乡镇“初中物理”一岗两人获得面试资格,一人笔试成绩43分,另一人则考了22分。而“高中数学”一岗,有两名应聘者进入面试,笔试分数均未及格,除了9分之外,另外一个57分。

不难看出,所谓的“低分”并非个例存在。如此情况,也验证了很多应聘者实质水平不高的现实。为何如此?症结就在于这些教师岗位的“乡镇属性”上。

各地乡镇教育条件参差不齐,边远乡镇就更差一些。如此,也就很难对优质教师产生较强的吸引力。因而,边远乡镇教师招聘最大的现实窘境就是报名者不多,教育部门也难设分数门槛。而就此新闻中的新化县来说,近年学生人数骤增,且大班额现象突出,师资便处于一种紧张状态。这些实际层面的重重加码,便造就了“低分通过面试”的表象,也真真刺痛了当地的“乡镇教育”。

据了解,当地2017年计划招聘教师60名,但今年5月份公布的拟聘用名单显示,最终仅有47人有望上岗,且综合成绩未有低于60分者。从这点来说,当地在面试环节的把关上,明显要严格很多。

这确实是止痛之法,却不是去痛之方。即使综合成绩未有低于60分者,但仍改变不了当地聘用教师整体质量水平相对较差的事实。若这一点无法消除,那恶性循环依旧会如期上演。而改变的根本,是要想方设法让优质师资进入乡镇,并让他们真正留下来,且乐意留下来,这就需要从改善乡镇教育环境入手,增强乡村教师岗位的现实吸引力。

教育是需要精心雕琢的,当下的乡镇教育,更需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