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改革不只是加加减减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10-07 10:39   来源:未知
教育改革不只是加加减减

天下父母心,任何地方的家长都是在紧张孩子的未来前途和“钱途”,而家长和孩子都是教育政策和改革的中游,上面的政策下来了,他们要看到后续的高等教育政策,以及社会和职场的相应态度才能放心“放手”。

上海市政府在2007年3月间宣布,为进一步深化中小学课程和学生评价制度改革,“切实减轻学生课业过重负担,促进中小学生积极发展和配合学校全面实施综合素质教育”,决定调整一些中小学的自愿性质等级考试项目。这包括从2007年起,取消小学生自愿参加的小学信息科技等级考试;2008年起,取消中小学生自愿参加的中小学英语等级考试;以及2007年起,不再设置初中信息科技等级考试和理化生试验操作技能考试,2008年起不再设置初中劳动技术等级考试。

不料消息才公布,即引起家长更加焦虑紧张,四处打听报考各等级考试的情况,尤其是要抢搭英语考试的“末班车”。一名当地外语教师受访时就指出,这是竞争激烈的社会的现实,上海乃至全中国都会是这样。“目前的高考制度不改、职场倾向于找名校毕业生的心态不变,家长和学生的压力不可能减,他们对补课考取各种证书来为日后上大学加分的需求也不会减少。”

这位外语教师还以日本的宽松教育计划为例,虽然当地的公立学校全面贯彻这计划,学生是较轻松上课,但是晚上他们都被家长送到私立学校修课,而这些私立学校的学习情况非常严厉,学生的压力因此并没有减低。另一名教师也认为,为学生减压、引导学生接受综合素质教育(而不只是重英文和数理)的政策能否达到实际作用,还得看有关政策能多快反映到劳动市场和其他社会层面。

上面所述,是我2007年还派驻在上海时做的报道,10年后,场景来到新加坡,竟是这么似曾相识。

当时上海家长的一大担忧是,学校减少测验和考试是否会影响孩子成绩,取消成绩排名又是否会影响孩子的上进心等等。这些焦虑,正在本地一些家长圈里复制,教育部长上星期宣布减少部分年级学生的测验和考试次数,反应不是想当然的一片赞好。而补习中心业者的反应也和当时上海的一样,认为市场不会因考试减少而萎缩,需求会继续有增无减,“因为家长还是会很紧张要孩子学好、有很好的升学机会。”

天下父母心,任何地方的家长都是在紧张孩子的未来前途和“钱途”,而家长和孩子都是教育政策和改革的中游,上面的政策下来了,他们要看到后续的高等教育政策,以及社会和职场的相应态度才能放心“放手”。只在中游看上又望不到下,人们的景观就只能有中游的想象和打点。

 
 

教育改革因此不可能只是这边那边的加加减减,而是在整个国家和社会的人才与人民素质培养的全景里,需要得到各方面的支持和配合。越要纠正过去太偏重课业和考试成绩为准的教育轨道,就越要给全社会营造脱离分数主义和功主义学习的生态环境,从政府机构、企业的人事征聘、培训与升迁;奖学金得主的遴选;到不可能消除的补习和教育中心的经营,应该也是教育改革链/教育改革伙伴的一环,要对修订政策做必要思考和调整,才不会把改革政策卡在中游。

补习中心或任何教育中心业者除了很有信心市场需求不会减少外,可会配合教育改革,从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紧张孩子课业的需求,转为帮忙引导家长和孩子超越追求成绩、回归教育和学习的本质,也享受课堂以外的活教育?

家长和学生唯有更明确地看到或体会到改革的确是欢迎百花齐放的青草地、更宽广的成功定义和渠道后,教育的眼光才不会只是锁定在孩子的某一阶段。这方面,政府也宣布明年起调整教育储蓄优异助学金的评选标准,以配合小一、小二学生明年起无需接受计分的评估方式,少了成绩作为考量,校方下来可推荐学习态度持续展现良好的学生申请这优异助学金。

全国小学生刚在上星期五庆祝儿童节,小学低年级生明年起无须参加考试或任何计分的测验,今年的儿童节应该特别开心。“今天好儿童,明天主人翁”,好儿童的定义随着教育改革,已不只是这首《好儿童》歌曲里所述的,“要学真本领,读书就用功”,而是超越课业成绩的追求,跟父母一起认识终身学习的乐趣,关怀课本以外的社会。

全社会的终身学习文化,是一种学无止境的心态和心境,而不是又是忙忙碌碌地上夜校或成人教育课程另一种功利学习的焦虑。

一名中二生上星期在《海峡时报》投函,对逐步取消部分年级中下学生的年中考试表示担忧,认为这可能会使家境条件较差的子弟,失去从课业争取优异表现的机会,因为他们没有条件上才艺班辅助班,不能从这方面来在学校取得优异表现,这无形中会加剧我国社会的贫富悬殊问题。

这名学生的关怀,超越了对个人成绩的追球,我们的学校教育和终身教育的目标,应要多拓展社会正义和共同造福社会的渠道。

我派驻上海时,曾经做的另一关于教育的报道,是上海市发表的一份“2006年上海义务教育阶段教育质量公益调查报告”,报告显示,三分之二的家长担心孩子的课业减少后会影响他们的学习成绩,还有七成多家长为了让孩子在升学时能多加分,想方设法给孩子报读各种兴趣班。这也说明,为何接受调查的学生表示学校是减压了,回家后的作业量却没有明显减少。有多达六成的学生觉得学习有压力,而54%的学生认为这种压力主要来自于父母。

10年前的上海教育改革景观,呈现了学校与家长、学校与社会还未一致的改革步伐,别人的经验,应该给我们很好的借鉴。步伐不一致,孩子还是最受压的。从一篇篇报道里温故知新,这样的历史,不需要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