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发最严“禁补令” 中小培训机构面临挑战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9-01-12 12:11   来源:网络整理

    摘要:该《意见》已经是今年出台的第四份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的文件,业内人士指出,在今年这种“前所未有”的规范力度下,国内教育培训机构很有可能会迎来一轮大清洗。

  本报记者 张毅报道

  今年,校外培训机构迎来了“最严整治年”。

  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校外培训发展首次细化、明确了多条管理要求。《意见》更被业内看做是史上最严的“禁补令”。

  据记者了解,此次《意见》从校外培训的核心环节入手,加强对校外培训机构特别是学科知识类培训机构的管理,对培训的内容、时间、班次、进度、形式、宣传、收费等都提出了明确要求。譬如:培训内容不得超出相应的国家课程标准,培训班次必须与招生对象所处年级相匹配,培训进度不得超过所在县域中小学同期进度。校外培训机构营业时间不得晚于20:30等。

  值得一提的是,受《意见》发布的影响,在美国上市的新东方、好未来、朴新教育、精锐教育等校外培训辅导企业股价均出现下跌。实际上,该《意见》已经是今年出台的第四份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的文件,业内人士指出,在今年这种“前所未有”的规范力度下,国内教育培训机构很有可能会迎来一轮大清洗。

  校外培训再迎规范

  “现在哪还有不上课外辅导班的孩子呀?文化课、特长班,很多孩子都报三四个,我们家孩子只报了英语和舞蹈,算很少的了……”家住河南郑州市的宋女士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道。

  宋女士目前是一位中学的语文教师,虽然知道学生们平时学业负担重,但落实到自己的孩子身上,她还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能有一技之长,“我不是唯高分论者,给孩子报班只是出于想让孩子不要太偏科,将来有个特长多条路选择就行。不过,我认识的朋友中确实有给孩子报很多辅导班的情况,还是小学每周就要上七八门补习班,孩子那么小怎么受得了?大人的教育焦虑全传导给了孩子。”

  现如今,给孩子上课外辅导班早就不是新鲜事了,家长们望子成龙的迫切心理让教育培训的大火越烧越旺,家庭进行教育投入的成本也越来越高。

  据2017年中国教育财政家庭调查数据显现,在生均支出方面,我国东北部地区每年平均支出达到4357元;东部地区每年平均支出为3592元;而中部地区为1970元,西部地区则为1806元。与此同时,农村学生每年校外培训平均支出为419元,而城市学生则高达3710元,为农村学生的近9倍。

  “就我个人感受,校外培训机构已经进入无孔不钻的状态。每次孩子在学校考完,就有培训机构打电话来问要不要进培训班。”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陈卫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但是教育培训机构近年快速增长,背后却是部分培训机构的师资来源相对混乱、水平不一等问题,因此这次国务院出台的《意见》,正是出于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规范化管理的考量。”

  据记者了解,不同于以往,此次《意见》对于校外培训机构的规范有了更多细化的要求,譬如:对未经批准登记、违法违规举办的校外培训机构,予以严肃查处并列入“黑名单”;不得聘用中小学在职教师;坚决禁止中小学校与校外培训机构联合招生;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同一培训时段内生均面积不低于3平方米等。

  “这个文件是第一个从国家层面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重要文件,对于构建长效机制、规范培训秩序、维护良好教育生态,特别是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过重的课外负担,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在8月23日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如此表示。

  中小培训机构恐遇生存危机

  实际上,国务院这次出台的《意见》是今年内第四次对校外培训机构的规范行为。

  早在今年2月,教育部办公厅等四部门就联合发布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严令禁止校外培训机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

  5月28日,教育部则在广州召开全国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工作推进会,全面部署下一阶段专项治理工作,各地都将工作重点放在“校外培训机构摸排整改”上,其中,江苏、上海、浙江校外培训机构排查面已达100%。到了今年7月,教育部办公厅又发布了《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全面治理“小学化”乱象,严禁幼儿园、培训机构教授小学课程内容。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像今年这样接连不断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的做法是“前所未有”的,未来不少教育机构都将受到影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