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教育的分界点来临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09-29 09:18   来源:未知
线上教育的分界点来临

  线上教育的分界点什么时候到来?
 
  在新东方、51Talk 直接在线上复制线下的教育实验没能掀起多少浪花后,回答这个问题的任务交给了诞生于人工智能时代的一批新互联网公司。
 
 
  9 月 28 日凌晨,英语流利说(下简称「流利说」)正式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流利说开盘价 16 美元,较发行价大涨 28%。整体来看,当日股价小涨,截止收盘,股价报 12.65 美元,较发行价上涨 1.2%,市值 6.07 亿美元。
 
  招股书数据显示,此次流利说 IPO 发行 575 万股美国存托股(ADS),按每股 12.5 美元计算,此次 IPO 共募资约 7190 万美元。对于流利说而言,上市无疑是一次重要的现金流补充。过去的六年中,流利说共进行了四次融资,融资总额度大约在 8000 多万美元。而招股书显示,流利说 2016 年、2017 年净亏损分别为 8916 万元、2.42 亿元(约 3731 万美元),英语流利说 2018 年上半年净亏损为 1.82 亿元(约 2754 万美元),上年同期亏损 6726 万元。
 
  虽然仍在亏损,但英语流利说联合创始人兼 CEO 王翌在上市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却信心满满:「在单位经济模型上,流利说想盈利,其实分分钟可以开始。2017 年就可以,今年也可以,但这不是正确的选择,要发射火箭需要一个初速度,我们现在就是在达到初速度的过程当中。」
 
  艾瑞数据显示,中国在线教育板块市场规模预计将在 2022 年增长至 4316 亿元,从 2018 年到 2022 年,复合年增长率为 19.9%。市场规模比例将从 2018 年的 20.0% 增加到 2022 年的 45.0%。线上教育似乎成为语言学习培训行业的大势所在。
 
  流利说的上市,意味着抛开「教师、教室」这类重资产的新线上教育模式最终走入更广阔的资本市场。但机遇与挑战并存,它的发展将最直观地向人们展示人工智能、自适应学习这类线上教育模式是一条康庄大道还是一条羊肠小径。
 
  给用户说英语打分的学习社区
 
  英语流利说成立于 2012 年,由 Google 前产品经理王翌和胡哲人、林晖在当年 9 月共同创立。和其他教育创业团队不同,英语流利说的三位创始人都没有传统教育培训行业的经验,反而各自在计算机、人工智能等领域有很深厚的学术背景。林晖是王翌在谷歌的同事,胡哲人则是硅谷数据广告公司 Quantcast 的工程师。
 
  三个理工男要怎样把习得的技术变成大众喜欢的英语学习产品?王翌注意到了当时市面上十分流行的产品——唱吧,如果把这种用户录音、平台打分的方式用到英语学习中,会不会提高学习者的积极性呢?
 
  答案是肯定的。运用语音识别技术,英语流利说可以通过给用户的英语发音打分的方式,来增加学习的趣味,这种模式最终被证明很受用户推崇。2013 年 2 月,新上线的英语流利说即被 App Store 推荐,并在当年入围了苹果官方的 App Store「2013 年度精选」app,这也是当年唯一入选的语言类 app。
 
  在迅速积累了大量可以自发产生内容的用户后,英语流利说又顺理成章地建立了英语讨论交流社区。一些热门话题往往会有数千条评论,逐渐成为了全世界最活跃的语言学习社区之一。流利说也顺利完成了自己的社区构建任务。
 
  这种刺激用户主动产生内容,以用户为中心的产品模式,和传统教育机构以老师为中心的模式并不相同,反而和互联网产品的运营模式相近。截至 2018 年 6 月底,英语流利说已在中国和全球拥有 8380 万累计注册用户。
 
  「互联网公司」流利说
 
  在产品迅速发展起来的同时,流利说团队开始考虑变现。2016 年,英语流利说上线了人工智能系统定制课程「懂你英语」,这也是流利说推出的首个付费课程。   
 
  和传统的付费课程不同,流利说的付费课程完全基于移动的碎片化的系统课程。简而言之,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流利说的每个用户学到的都是个性化、自适应的课程。在用户进行测试评级之后,系统会根据成绩推荐学习课程,随后用户通过微信群聊和流利说 App,有计划的进行语音讲解、跟读、评价、闯关等学习步骤。
 
  从近两年的付费用户的增速来看,这种「真人授课+AI 调配学习内容」的模式得到了用户的认可。招股书数据显示,流利说付费用户从 2016 财年的 7.05 万人增长至 2017 财年的 81.57 万人,2018 年上半年付费用户突破 101 万。同步提升的还有活跃用户付费转化率,从 2016 年的 2.8% 快速增长到 2018 年上半年的 14.11%。
 
  事实上,从产品设置来看,与其说流利说是一家教育机构,倒不如说更像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其产品特点可以简单归结为以下两点:
 
  以用户为中心。流利说利用移动客户端的展示方式,让用户想什么时候学就什么时候学,使用人工智能、自适应等技术,让用户知道自己在学什么、该学什么。这样既给了用户学习自由,也节省了大量传统语言培训机构需要的对教室、教师等资源的投入。
 
  以目标为导向。流利说没有选择监督老师,而是通过产品设置直接将「监督」职责还给了用户。这在产品设计中表现为课程通关制(赢回学费同样需要通关),通关了才能往下学,学生只有学到了才需要为此付钱(赢回学费)。从目前的流利说的用户分布来说,成人而非 K12 阶段的用户占据最主要的构成部分可以作为旁证。
 
  用互联网思维做教育的流利说,为教育行业发展划定了一条崭新的分界线。它用技术改变了教育行业的肌理,改变了传统线下教育和线上教育对专业教师的严重依赖。
 
  在以它为代表的教育培训机构之前,大家对于互联网化的看法停留在将线下的内容搬上网,将本土的教师拓展至海外的教师,或者将集中的一对多授课模式拓展为一对一模式,这种方式对效率的提高仍然有限;
 
  在流利说之后,通过人工智能技术,教师资源打破时空界限,被最大化利用。场地(教室)、教师被人工智能等技术改造,不再是机构的重要负担和支出组成部分,公司的成本上涨或流失对公司发展的风险也进一步收缩。不管教育行业的玩家愿不愿意承认,流利说都已经成为教育行业的新标杆。
 
  当然,流利说并非全然高枕无忧,对于一家成立不过六年的公司而言,快跑上市后将要面对许多问题只会更多。比如,王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给出的流利说的发展方向是进行全球化和产品多元化,但这势必会带来运营、销售成本的进一步上升。
 
  招股书中财务报表显示,流利说的亏损态势并未缩小反而继续扩大,其中销售和营销费从 2017 年的 70% 增长至 2018 年的 75%,占据了公司大量资金消耗。扩大用户规模的确有利于增加企业边际收益,拓展品牌影响力,但流利说的管理团队也要考虑如何在增长和稳定之间平衡,注重精细化运营。
 
  不管怎么说,流利说的上市值得庆贺,因为它证明技术能够重新分配「教室、教师」这类稀缺的教育资源,使不均衡的资源在一定程度上重归平衡,并从中找到了一条可行的商业路径;但这种商业模式是一条康庄大道还是一条拥羊肠小径还是要归结为技术能在多大程度上解放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