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宣城市构建“互联网+德育”新模式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06-05 11:03   来源:未知


安徽省宣城市构建“互联网+德育”新模式


“又加了1分!”“我加了2分!”

上午大课间铃声一响,安徽省宣城市实验小学的校园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学生们纷纷来到楼道的“美德在线查询平台”,查询自己的美德分。

四(3)班的徐慧超一查自己的分数是688分,是班里最高的一个。周围的同学纷纷投来羡慕的眼光,有同学介绍说,他是班里的“三巨头”之首,拥有不少“粉丝”,是同学们学习的榜样。

现在,像徐慧超一样,宣城市共有18所小学的2万余名小学生都有了自己的美德分。美德分的出现,源于宣城教育人对德育工作的创新与思考。

问题导向——破解德育的“真痛点”

“一直以来,学校德育工作都存在两点缺憾,”安徽省宣城市教体局局长刘国平说,一是对学生生命个体关注的程度不足,德育评价不够精准;二是普遍存在以学习成绩为主进行终结性评价的现象,对学生学习成长过程评价不够全面和客观。

为了让德育评价变得更科学、全面,2016年3月,宣城市教体局谋求借助互联网手段,在试点的基础上,开发了“美德在线”应用软件,可用手机下载APP客户端,在城区学校进行推广,构建“互联网+德育”的新模式。

蓝天学校是一所民办寄宿制学校,学生大多数是留守儿童,养成教育在学校成了重中之重。如何破解学生养成教育的痛点?“美德在线”成了重要帮手。

“我前两天刚捡了10元钱上交,老师帮我加了2分。”宣城市蓝天学校四(3)班学生向俊说。这让他足足开心了好几天。

“学校1000多名学生几乎全部住在学校,每天都会有遗失物品的。”副校长昝刚平介绍说,通过“美德在线”对拾金不昧等行为进行赋分奖励,学生都养成了捡到物品第一时间就上交的好习惯。

除了行为习惯,家校共育更成了“美德在线”发挥作用的阵地。班主任杨丹老师告诉记者,因为都是留守儿童,学生基本都是老人来带。在校状态、周末回家作业完成情况等,外出打工的父母很难获知。

而身在外地的家长可以通过手机下载“美德在线”客户端,随时查看到自己孩子的课堂表现、作业完成情况等,时时处处可以看到孩子的表现,让留守娃的监管纳入“掌中”。

过程管理——精准评价的“诊断器”

打开“美德在线”客户端,记者看到,平台预设了“好评”和“不足”两大模块20个评价项目,包括学生思想品德、学业成绩、自主学习、文明礼仪、社会实践、卫生保洁、身心健康、兴趣爱好、公共场所行为等。每个学生的初始积分都是100分,好评一次,可加1—5分;差评一次,可扣1—2分。

宣城市教体局政府教育督学贾晖介绍说,为了评价方便,学校为每一名学生制作了印有个人专属二维码标识的美德卡,评价者用手机扫描学生美德卡上的二维码即可访问专门支撑平台,参与美德评价或反馈或点赞。市财政设立专项资金,市教体局每年组织“美德在线”应用总结表彰。

“细化的评价,帮助我们实现了管理的精细化,让原来的口头评价变成了随时记录学生成长点滴的电子档案。”宣城市实验小学六(2)班班主任刘军解释说,评价实现了现场呈现、真实具体,让很多疏于管理的模糊地带和重复多次无效果的工作立竿见影。

而在“三巨头”之首——徐慧超所在的四(3)班班主任周士曼看来,通过榜样的力量树立偶像,班里学生们都争先恐后地从学习、生活、卫生、安全等多方面向身边的榜样学习,力争做到最好,形成了积极向上的良好氛围。

“‘美德在线’也让我对后进生有了更多、更细致的关照。”市实验小学六(3)班班主任茆萍说,孩子们回答问题更积极了、学习习惯更好了。

为了凸显效果,宣城市依托“美德在线”积累的美德分,引导各校开展月度美德少年评选、市级年度美德少年评选,放大美德评价的导向作用。实验小学六(1)班班主任胡德春说,相比于原先一次性结果评价,美德少年的评选实现了累积式过程评价,对评先评优的质疑声消失了。

如今,在宣城市实验小学,每周的班队课,成了孩子们最期待的时刻:班主任要对孩子们一周的表现做整体评价,总结反馈,比一比积分、晒一晒评语。

结果运用——教育管理的“好帮手”

评价的日积月累,形成了宣城学生德育大数据。通过大数据分析,可获得更精准、更有针对性的管理方略。

贾晖举例说,在某校数据库中分别输入“假山”“走廊”“桌椅”等关键词进行模糊检索,结果显示和这3个关键词有关的差评记录数分别为:“假山”2个,“走廊”38个,“桌椅”19个。由此看出在走廊追逐打闹是重点不安全行为,其次是损坏桌椅行为等,这些是养成教育需要重点进行提示的,而进入假山区域玩耍这一状况良好。

此外,从大数据分析,还能得出学生性别差异特征、班主任管理手段差异等多项数据,让学校管理更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