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会:且读且思且安顿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06-04 10:56   来源:未知


读书会:且读且思且安顿

读书会建立人与经典的关系

读书会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帮助人们建立与经典的关系。人与经典发生直接关系的方式无外乎四种:视、听、言、动。“视”就是看书,看书可以是一个人的事;“听”和“言”只能发生在读书活动当中,相对来说,“听”比较被动,“言”包括主持、主讲、讨论,是对经典的深度参与;而“动”则是在“视”“听”“言”的过程之中或者之后,有所感、有所悟,并依据所感所悟去做,至此,经典融化为精神的一部分。

建立人与经典的关系最重要的途径是“言”,“言”而后“动”在其中。对于读书会来说,不论参与者水平高下,组织者都应充分尊重他们的主体性,鼓励大家自由讨论并轮流参与主持、主讲,在自由交流中学习自由,在相互尊重包容中学会尊重包容,经典会读的过程就是精神修炼的过程。事实上,成员的参与度直接决定着读书会的活力与存续。

对一个开放的高校读书会来说,参与者的身份、年龄、专业各不相同,对经典的兴趣、需求也各有差异,在有限的会读时间内,如何协调不同参与者的兴趣与需求,是创立读书会、建构人与经典的关系首先面临的问题。

思想家们认为,探求真知与精神修养是一个相辅相成、互相滋养的过程。庄子说:“有真人而后有真知。”不论出于何种目的会读经典,还须“以恬养知”,在适当参酌古今注解的基础上,反思已有成见,虚心理解经典原意;在理解原意的过程中,“以知养恬”,为个人的精神修养与人生实践提供思想资源与启发,最终达到“知与恬交相养”。

读书会创设之初,推动参与者深入理解经典“知与恬交相养”的思想性质及当时意义与现代意义的内在贯通,协调不同参与者的需求,在会读方法上形成共识,是读书活动顺利开展的前提。在理念上达成基本共识的同时,还需一些可操作性的具体措施协调不同参与者的需求。“真知”经典读书会初创时,每次会读随着主讲人风格不同而各有偏重,而每个参与者都可以主讲、主持、讨论,这样既满足了参与者不同的需求,也保障了读书会的公平、稳定。

经典读书会与人的身心安顿

笔者开设了一门通识课“道家人生智慧”,主要是以经典会读的形式选读《老子》《庄子》。据历次课程调查来看,学生们选课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学习如何做人、如何修身养性、如何改变自己急躁的脾气、如何让心灵变得更为宁静等。

“真知”读书会的陈朝昀老师跟我说,她的父亲病了快二十年,在长期的陪护生活中,一个人感到非常的无助,一次偶然读到“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这句话让她意识到:强烈的不愉快、精神抑郁是不会持久的。陈老师说,读老庄有一种云淡风轻的感觉,让她的内心变得更加丰富、强大。“人都是照着他的世界观生活的。如果他有一个明确的世界观而又对之深信不疑,他的精神世界就丰富了,他的行动就勇敢了。他就可以‘心安理得’地生活下去。虽有困难,他也可以克服。虽有危险,他也无所畏惧。”

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孙睿老师看来,长期参加中央财经大学徐华老师业余开设的“读经班”读老庄,不仅给予了她难以获得的超出当时年纪的清晰与坚定,还从精神层面上把她塑造为一个传统的知识分子。硕士毕业的时候,孙老师放弃了一份金融行业的高薪工作,选择从事经济史研究,在之后的研究生活中,她感到了人生的充实与完整。

经典读书会帮助人们建立与经典的关系,吸取经典蕴含的精神力量,认识自我、确立自我,促成自我的转变。

经典读书会与人际关系的重置

传统的中国社会由基于血缘关系的家庭为单位构成,在现代化的进程中,人们纷纷离“家”出走,变成了社会单子。个体在获得更多自由的同时,也变得更加孤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更加疏离,缺乏确定性与归属感。如何平衡自由与确定性之间的矛盾,重获共同体的互信、友善、温馨,是当前社会面临的重要问题。经典读书会通过读书活动重置了人际关系中的价值观基础、情感基础,为共同体的建构提供了重要途径。

在竞争社会中,人们更容易看到别人的缺点,人与人之间缺乏包容与信任,而经典引导人们包容他者。一个多月前,“真知”读书会读完了《庄子·德充符》,杨蔚老师感慨说,哀骀它形体残缺,精神境界却那么高,我们要有包容心,多看人美好的一面,有缺点的人会因为获得了更多的肯定而变得完善起来。古希腊哲学家色诺芬说:“与善人交往是对德行的一种操练。”

经典读书会是一个以经典会读为中心的共同体。在读书会中,人们定期见面、会读经典,各自发表自己对经典的理解与感悟,在互相讨论中获得共鸣或新知,久而久之,形成了志同道合的信任关系。陈老师说:“读书会里有我熟悉、信任的人,我相信他们的学识、见识能带着我进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