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教育论坛年会上的演讲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10-04 09:14   来源:未知
亚洲教育论坛年会上的演讲

《李镇西:人是教育的最高价值》乃李镇西先生在2018年亚洲教育论坛年会上的演讲,颇得老师们的推崇。老刀未到过演讲现场,仅粗略看下这个大受听众欢迎的演讲稿子,老刀以为,此演讲大体未体现多少新意,题目很高但内容草率结论独断。“人是教育的最高价值”当然没错,但此主题的论述适合哲学论证,并不适用一般的教育现场演讲,在较短的时间内很难将此命题讲清楚,李镇西先生的演讲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老刀觉得以下几个方面值得商榷。

其一,未能厘清人是什么。既然主题为“人是教育的最高价值”,那么总需要稍稍解释一下人是什么,人生的意义和目的,还有人性。然而,李老师的演讲比较含糊并未真正涉及人的问题,一开篇马上将人特定为儿童,而现实中教育绝不仅仅发生在儿童身上。苏霍姆林斯基虽然当时是在小学、中学教学及当任校长,但并不能因此自行将他说的“人是最高价值”外延限定于儿童,特指18周岁以下,这样未免牵强。而马克思说“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这样可以界定人的个体是社会生活的产物,以此来论证人的社会性,再到教育的社会化,然后来立论人只能从人的角度出发去思考一切、判断一切及评价一切,当然包括社会生活一部分的教育,这样是否会妥当一些。说白了,就是“人是目的”,全面而自由发展的“大写的人”是我们全部事业的最终目的,因而在教育中,自然而然应该确立人是教育的最高价值,最终为马克思所述的“成为自己的社会结合的主人,从而也成为自然界的主人,成为自己本身的主人——自由的人”。由此再提出几类当今教育中非人的、反人的行为,指出其危害,再提出“让人成为人”、“人是最高价值”涉及人性的教育论题较为妥善。

其二,以苏霍姆林斯基话语立论,未必稳妥。目前,苏霍姆斯基有没有说过这句话,是不是把这句话里的人特指成儿童,这本身存疑。在教育思想史上对他的介绍及他本人的专著中,并没有这方面的详细论述。如果苏霍姆林斯基只是复述当时流行的马克思关于人的本质的话,那么再用苏霍姆林斯基的片言只语来立论则失去本源,即不是原创的话语则失去论证的意义,曲解或自撰概念于先的演讲是经不起质疑的。苏霍姆斯基作为中小学教师与校长,确实有些教育经验的积累,但大多为感性经验,未曾做过科学论证,应是一位实践做得比较好、总结得好的教育工作者,大致不具教育思想家的地位。何况“人是最高价值”这句话是苏霍姆林斯基原创的可能性很小。早生于苏霍姆林斯基一百多年的哲学家康德在《论教育》中说“人是目的,人永远不能是手段。人的尊严、人的幸福、人的发展才是教育终极性的价值目标”。且马克思也曾说过:“人是人的最高本质”且有论述。这里已说明人是一切价值的尺度,当然包括教育,由此想到苏霍姆林斯基可能是复述引用康德、马克思的话而非其真正的教育思想,因而这样立论还不如直接用康德或马克思的,这样更稳妥。在19世纪费尔巴哈造就了第一个人学逻辑,出现了哲学思辨的逻辑论证“人的本质”,这些都是“人是教育最高价值”的本源,也需要在演讲中加以说明,否则会闹出张冠李戴的笑话,不加注意就闹成国际笑话,标榜掌声热烈有没有考虑这是起哄的掌声呢?老刀认为大师们有空要读读书,演讲立论宜用哲学家、教育思想家们的论断为好。否则,以并不一定存在的、二手可能性极大的话语立论,则会贻笑大方。

其三,对教育现状的描述与评价有所偏颇。李老师说,教育要尊重儿童的天性、尊严、视角、个性、需要等,这没有什么问题。确实,孩子们只有成为自己的主人,能自觉、自主、自愿地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特长和社会的需要去发展自己的个性和自我实现时,真正的自我完善才会成为可能。“使人成为人”的符合“人性”的教育过程才能变成为一个培育自由精神、自由意志和自由能力的过程。但是,李老师对教育现状的描述与评价则有些问题,比如现在的儿童幸福吗?用的是高中毕业生撕书的例子,那么这种撕书是全部高中生抑或部分,还是个别学校?大约百分之几,是否就以此说明儿童们都不幸福,或部分?用这些杂七杂八的个例来说明显得模糊而不精确,由此作出情绪化的道德评判显得草率而独断。这类手法在以前的报告中常用,这次也不例外。罗列罗列一些个例,不要用统计数据,不用实证,然后借此发挥得出现今的教育需要革命。当然,李老师在抨击当今教育中人的价值已经荡然无存的同时,也少不了用自己的例子展示其教育还能让学生笑,还有点“有意思”,转瞬间就变成个人教育事迹报告会,其实,这些个人的经验和做法并不具有普遍意义,这些并不系统的论述并不足以论证人是教育的最高价值。虽说这类感性论述是李老师等人的拿手好戏,也是他们平时讲学的套路,但在这种国际教育论坛的场合,老刀却认为不太合时宜,至少说明我们的教育研究是不严谨的。这也是当今社会教育家满地走,然而真正的现代教育思想家却寥寥无几的原因。不可否认,我们的教育家们也有着强烈的求知精神,总是将国外的教育想法、片言只语平移到国内来,以显得博大高深,但就是缺少作为这种求知基础的理性,那就是没有严谨的教育科学态度及科学的方法。

老刀以为,一次演讲虽说并不完全需要很严密的论证,但也要严谨,要充分注意词项的周延性,不偷换概念,不循环论证,不作不当类比,做到起码的真实准确,每个上台发言的都要展示出教育人应有学术风格。再来看李老师的这次演讲,题目似乎高大上,论述又太形而下并失于空泛,了无新意。因而,老刀不自量力的点一点,也算是给狂妄自大的“大师们”提个醒,给崇拜他们的狂热粉丝泼点冷水,当然更要给故作高深的理论作点批评,但愿有助于严谨务实作风的养成,不闹国际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