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您还没有向我们请假

作者:北京市教育1   发布时间:2018-12-02 14:03   来源:未知


老师,您还没有向我们请假


前几天,公务外出刚回来,我带的小班孩子立马一拥而上把我围住。其中,领头的雨雨一把拉住我:“黄老师,你说,你为什么没有向我们请假?你难道不知道我们会着急,会想你呀?”雨雨的口气和神情都像一个小大人,说着说着还抱着我委屈地红了眼圈。其他孩子也抱着我的胳膊,拽着我的腿,七嘴八舌地向我诉说着想念。

看到这种情景,我心里暖暖的,但也有种隐隐的自责。这些残障孩子来自全区,他们年龄很小,相当于普通幼儿园小班的孩子。但因为他们自身的缺陷,导致无法上普通的幼儿园,只能来到这里。他们早上来,中午在学校就餐,下午放学后,家人来接。因为刚开始过集体生活不久,他们对老师相当依赖,宛如对自己的亲人一样。这次公务外出也是我带他们班以来,第一次外出,没想到会对他们产生这样的影响。

这次经历,让我一下子意识到了这群特别的孩子内心的不安全感。

他们是带着恐惧与焦虑情绪入学的,我每天都得打足精神面对他们。无论是安静听话的还是调皮捣蛋的,都是我心头的宝贝。海海个头小,也胆小,总是默默流泪,我每次经过他身旁的时候总是投以赞赏肯定的目光,让他知道老师对他的喜爱。几天以后,他的眼中慢慢有了自信和快乐的光芒。大龙,一个像皮猴子一样淘气的中度智障男孩,平时不是爬柜子就是跳桌子躺地上,反正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到的。一次,他在疯跑的过程中撞到了墙,被我及时抱着才没有受伤,也“因祸得福”地拉近了我们的距离。从此,他的小耳朵慢慢能听进我的关心和问候了。春花,一个让我无限怜爱的中度智障孩子,父母都是聋哑加残障的残疾人。从来没有听到过爸爸妈妈声音的她,面对陌生的环境,表现得比一般孩子更加彷徨不安。一次次,我把她小小的身体抱在怀里,一次次,我用肢体语言告诉她:孩子,老师像妈妈,以后我就是你学校里的妈妈。

想着这些孩子的种种,我为自己没能告知他们就离开的行为愧疚不已。这些孩子对老师究竟有什么样的期待?作为老师,怎样才能走进他们的心里,和他们融为一体?

在日常生活中,除了公务和下班,我几乎从早到晚都生活在他们中间。我的手牵着他们的手,我的眼睛注视着他们的眼睛,我随着他们流泪而流泪,随着他们开心而开心,为的就是能更好地了解残障孩子,了解他们的爱好、才能以及精神世界。可是,这次公务外出回来孩子们的反应更让我深刻意识到,他们太需要温暖了。

通过悉心观察孩子们的日常行为,并且与家长沟通交流后,我在日常教育教学活动中增添了两项班级主题活动。第一项是每周一和周五都开展的“班级是我家”主题活动。周一的内容是孩子们诉说周末在家的所见所闻和想对老师说的悄悄话。周五的内容主要是老师叮咛孩子们回家应该做的事情和老师周末的安排,以及近期需要向孩子们“请的假”。第二项是“秘密暗号”活动,就是我万一有紧急事情或活动,不能及时当面向孩子们“请假”,要请别的老师用我和孩子们商定好的“暗号”告知他们。我们的“暗号”是这样的,公务外出几天就在黑板上画几只小鸟,家里有事请几天假就画几座小房子,生病就画药片等。这两项主题活动实施以来,孩子们和我更贴心了,我不在的时候,别的老师带他们活动,他们也不会紧张或者捣乱了,而是更配合了,因为他们说,不能给我脸上“抹黑”!

孩子们,你们的眼里有个我,我的眼里全是你们。感谢你们说出对老师的期待,老师愿意为你们不断改变和提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