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山公办幼儿园带动消除“小学化”_北京市教育委员会欢迎您!

韶山公办幼儿园带动消除“小学化”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08-05 11:12   来源:未知


韶山公办幼儿园带动消除“小学化”


近日,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前来韶山学习的幼师告诉记者,他们来主要想一探究竟,这个大山深处的“韶山幼教”,如何用游戏解决了“小学化”的顽疾。

摸着石头过河:为了孩子们不得不进行的改革

主管文教卫事业,陈虹伶上任后下校的第一站就来到韶山市艺术幼儿园华润园区,看到身体结实、充满欢笑的儿童,她说:“这才是孩子们应有的童年。”而在15年前,这里还不能算是儿童的快乐家园,不但这个幼儿园,全市的幼儿园都面临着提前教小学知识的“教育抢跑”问题。

韶山市教育局副局长庞石林的女儿就是从艺术幼儿园毕业的,在园期间给他留下的深刻感受有些“惨烈”。庞石林仍然记得,有一天女儿醒来,发现天亮了,便嚎啕大哭,不停地问:“怎么就天亮了?”庞石林很纳闷:“天亮有什么不好,你就可以玩了!”“天亮我就得上幼儿园了!”女儿哭着回答。

“我教这么多年书,想也想得到,当时肯定办得不好。”庞石林说。

2004年,李冬文从小学教导主任调任艺术幼儿园园长时,这种情形一度让她感到棘手。“小学都提倡素质教育了,幼儿园却以集体教学为主,孩子们规规矩矩地坐在教室听讲,课后教师给孩子们随便发放点玩具让他们玩。”李冬文心里清楚,教这些生硬的知识根本收不到理想的教育效果,反而会增加师幼之间的矛盾和对抗。

2004年10月,他们的课程改革由此开始。

一沙一石淘来的生态区:让孩子们解放手脚自主游戏

幼儿园教学楼前有一片荒废的黄土地,3500多平方米。“这么一大片闲置的空地,怎么用?我们请孩子们一起讨论、创想、规划。”李冬文介绍。这个工作副园长龙凤一直参与其中,她说:“给孩子们赋权,孩子们就有很多奇思妙想,比如做个小屋、开拓出一条小路、做个山洞……我们默默地记录孩子们的想法,然后在教研时讨论哪些可以实现。”

可每一个想法都需要经费的支持,钱从哪里来?

“孩子们给了我们很多的启发!”比如,李冬文介绍当时市政工程留在幼儿园里的巨大水泥管,孩子们说可以当作地道。于是教师和孩子们一起装扮它,把它刷上绿色的颜料,旁边堆上泥土,扯上迷彩帐,变成野战区。

在玩的过程中,孩子们又需要架机枪的材料。李冬文便拉上爱人去山里挖沙挖土,扛回来,垛起来。野外还有许多大石头,他们一块一块地挑选、抬回来,和孩子们一起清洗、绘画,丰富和装扮野战区。

“教师把孩子们的想法变成现实的时候,愈发激发孩子们思考、创造的意愿,更带动家长参与其中。”龙凤介绍,从事木工工作的家长与教师一起给孩子们做小木屋、攀爬墙、大舞台、树屋等。

2013年,庞石林调任到市教育局担任副局长,再次来到艺术幼儿园,“我就站在幼儿园门口看,发现孩子们真的好开心!这更激励我们为孩子们的发展做好服务。”了解幼儿园的发展需求后,他从市政协跑来5万多的经费支持幼儿园的建设,还联动林业局等单位在幼儿园内栽种了10多棵大树。

一点点添加,一块块丰富,荒废的黄土地慢慢变成了原生态的活动区。因为呈现和体现着孩子们的想法,他们更愿意到这里游戏、更愿意自主地维护这个区域的秩序和环境。

“这就是尊重儿童的力量!”李冬文感慨道。

从无到有开辟室内区域:解放孩子们的大脑自主学习

2004年,当时湖南省还没有室内区域的先例,李冬文学习上海经验,在韶山市教育局幼教教研员欧佩琦的指导下开辟了室内活动区域。

“我们在班级教室里,分隔出5个区,配以丰富的区域材料,尝试让孩子们自主游戏学习。”李冬文说,“孩子们的眼中一下有光了,因为有了选择权和自主权!”

在大班的月度主题“生活中的交通”中,记者看到孩子们的探索游戏。区别于一般玩具现成的轨道,他们的轨道或是自己画的迷宫图,或是用橡皮泥捏的跑道,或是用纸盒拼接起来的隧道。

在迷宫赛车游戏中,孩子们因玩法不同发生了分歧,小翔想按照猜拳的方法每人行进一步,星玉希望用掷骰子的方法确定每人可以行进几步。星玉说:“这个迷宫图是我画的,下次按你的规则玩。”小翔想想说:“好,明天我带来一个更难的迷宫图。”孩子们愉快地解决了问题。

“对于大班孩子而言,已有的固定迷宫模式、预设好的游戏玩法与规则,已经不能满足他们探究的欲望,他们需要更多、更大的自主空间,来增加游戏的趣味性和挑战性。”湖南省教科院基础教育研究所教研员周丛笑分析道:“星玉要挑战更难的迷宫这可不简单,他们既要考虑入口、出口相连,又要思考、计划并绘制看似不通、实际相通的路线,更具挑战的是还要思考如何难倒对方。这对于提高孩子们的计划执行能力、空间规划能力、观察记忆能力、判断推理能力等都大有裨益。”

“我们不要求孩子今天一定要把这个游戏玩好、达到一个什么层次,而是让孩子慢慢地去发现、探索和提升,教师在背后只是稍微支持一下、提示一下、引导一下,这种成效往往比教师要求怎么学习更好,也令孩子更自主、更自信。”艺术幼儿园教师张文说。

公办园带动民办园转变:教研联组共治“小学化”难题

“来教育局之后,我把所有的幼儿园都跑了一遍,除了唯一的公办园艺术幼儿园外,几乎每个民办幼儿园都有‘小学化’倾向。”庞石林把这个情况汇报给陈虹伶后,陈虹伶说:“一定要举全市之力消除这一顽疾,让韶山的孩子都能享受优质的学前教育。”

为此,教育局用行政手段规范办园行为,明确追求教育质量的发展目标。庞石林与每一个民办园园长谈话沟通,并通过集体协商的方式,让民办园形成自己的园所发展规划,明确追求高质量教育的目标。教育局引导民办园抵制恶性竞价、低价抢生源的经营方式,由民办园协商行业最低定价后共同遵守。“‘限低不限高’的原则,让民办园将主要精力放在发展高质量教育上。”庞石林说。

该市还成立了市学前教育教研联组,全市20所多种性质的幼儿园全部入组,以艺术幼儿园为龙头,每学期开展集中培训、专题培训、个性培训等,针对专题来做各个园的个性培训,“艺术幼儿园改革得到的经验应该分享和带动更多的幼儿园。”庞石林说。

银田镇幼教中心的园长欧阳琼最喜欢跟班、下园指导两种方式,“整个教研组几十位教师,一起来给我们园‘会诊’,之后我们再有重点地学习,这给我们带来的变化是巨大的!”

育苗幼儿园副园长谭翠红,2010年办园伊始就参与到教研联组中来。“那时老师、家长的观念非常‘小学化’。当我把科学保教观念传递给老师和家长后,他们明白了学前教育最主要的是培养孩子的学习品质和生活习惯。”谭翠红说,“我们用不到三年的时间,就从‘小学化’中走出来了!”

“为了巩固去‘小学化’的成果,韶山市从去年起增拨113万元用于发外聘员工工资。只有教师队伍稳定了,教育质量才能逐步提升。”陈虹伶介绍。与此同时,教育局还通过抽查和每年年末的考核进行动态管理,只要有“小学化”倾向,幼儿园评优就一票否决。

“一到韶山市,就能感受到他们从上到下传递着发展优质学前教育的决心。14年来,通过公办园的示范带头作用,帮助全市民办园消除‘小学化’倾向,达到了室内外自主游戏常态化开展的发展阶段。难能可贵的是,在这一过程中,他们凝聚了公办园与民办园的士气与人心,形成了幼教人团结协作的行业风气与区域文化。”周丛笑评价道。